公告版位

《決勝女王》


 決勝女王_立體1212   
    
 

出版時間︰2018.1.4

作      者茉莉‧布魯 Molly Bloom

定      價︰320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女椿》

臉譜1月_少女椿_立體書封+書腰(1221)  

出版時間︰2018.01.04
作 者丸尾末廣

定 價︰320

 

「我們如此不堪入目,請見諒。」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色度》

臉譜2018.01_色度(賈曼)_立體書封JPG           
出版時間︰2018.1.4
作 者
德瑞克•賈曼  Derek Jarman
定 價︰450
 

英國二十世紀最具爭議性的視覺藝術家
以不絕的啟程移動力,探討生理視力(sight)與感悟視域(vision)的關聯性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有一度,孟加拉灣是全球歷史的中心。它在二十世紀後半遭到遺忘,被不同國家的國界切割成好幾塊,大家共有的過去被劃分成不同國家各自的歷史。戰後的學術知識架構所定義的「地區」(region),也就是區域研究(area studies)裡的「區域」(area),嚴密地把「南亞」和「東南亞」區隔開來:分隔兩者的那條線,剛好劃過孟加拉灣的中間。孟加拉灣整體區域的興衰,幾乎未曾被完整訴說。它見證了人類現代歷史中最大規模的遷徙之一,也發生過不容忽略的環境變遷,對今天的局面亦有重大影響,說不定還是了解亞洲未來的關鍵。

數世紀來,軍隊和經商者、奴隸和工人行經孟加拉灣。它堪稱印度與中國之間的海上公路,藉由掌握這裡定期轉向的季風而航行於這片海灣。十五世紀末歐洲各國和武裝的特許公司將勢力伸向亞洲水域之際,孟加拉灣成了他們互相競爭以及與亞洲對手競逐的重要場域。取得先機的葡萄牙人在十七世紀被日益壯大的荷蘭和英國勢力趕了回去。

一進入十八世紀,英國東印度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和法國東印度公司都在孟加拉灣沿岸各海岸線攻下據點。他們的灘頭堡(稱為「商館」﹝factory﹞)離海岸很近,而且與當地政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到了一八○○年,英國的勢力成為最早支配孟加拉灣的霸主。


當時孟加拉灣已有各種文化連結交錯,充斥著不斷的遷徙,各派傳教士帶著聖物移動,並且進行高價奢侈品和日常必需品的交易。一種生態特化(ecological specialization,指朝向專業化分工的發展)過程已在進行:到了十六世紀,印尼「香料群島」一些島嶼的食物已經完全仰賴進口。這時,印度洋東邊的沿海地區已經透過英國帝國主義有了新形式的連結:藉由士兵移防、駐軍派遣、法典交換和官員移駐。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渡孟加拉灣》浪濤上流轉的移民與財富,南亞•東南亞五百年史

臉譜2017.12.28_橫渡孟加拉灣_立體書封  
      

出版時間︰2017.12.28
作者︰
蘇尼爾•阿姆瑞斯 Sunil S. Amrith
定 價︰480元

★★孟加拉灣為何重要?★★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磨練你心中的那把尺
文 / 賴以威(台師大電機系助理教授、臉譜「數感書系」特約主編)

 

幾年前我開始嘗試寫數學科普文章,在累積幾篇作品之後便拿給友人看。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湊巧還是機率?:巧合背後的數學與迷思

臉譜1月_是湊巧還是機率_立體書封(1214)        
      

出版時間︰2017.12.28
作者︰
約瑟夫.馬祖爾(Joseph Mazur)
定 價︰35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面提過,這份指南適合套用在非特寫的報導中。至於特寫報導,我使用的版本稍有不同,以下是特寫報導的指南:

1.歷史
A.這個主題的過去如何形塑他∕她∕它現在的本質?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約拿單N.葛利夫非常不高興。一如往常,他在清晨六點半已穿好慢跑鞋,無視零下低溫,騎上越野腳踏車到慣常的慢跑路徑準備開跑。

 

  每年一月一日,約拿單總要對著殘留滿地的煙花爆竹大動肝火,這些垃圾和灰黑色的殘雪混合成一坨坨噁心黏滑的團塊,占據所有人行道、腳踏車道及慢跑步道上。還有四處燻黑及破裂的啤酒及香檳玻璃瓶,這些昨夜被人拿來當成發射煙火的底座,完畢後卻沒有任何人覺得有責任把它丟進回收箱裡。更別提汙濁的空氣,就因漢堡人愛玩愛熱鬧且毫無責任感,只顧一時之快地放煙火,製造出高濃度的細懸浮微粒,像頂金鐘罩一樣覆蓋在漢堡上空,讓他現在呼吸困難。

 

  (現在那些該死的跨年狂歡殭屍必定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午夜才過不久,就把少喝酒不抽菸的新年新希望隨著煙火爆竹射向不知名的遠方,毫無節制地狂歡至清晨,完全不顧煙火爆竹到底燒掉多少財產,這些燒掉的錢,足夠政府償還大筆國家公債了。)

 

  不,不只是這樣而已,令約拿單生氣的事還有很多。

 

  最令他生氣的,其實是前妻緹娜。一如往常,緹娜總有辦法在一年的最後一天將一尊掃煙囪人造型巧克力,放在他的門前,附上一張卡片一如往常地祝他「來年事事如意,功成名就!」。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者寫起稿來,跟瘋子沒什麼兩樣。他們寫稿時有一些奇怪的習慣,換成別人的話,肯定會被送進精神病院的軟墊病室。他們對使用的紙張、筆記或筆有特殊的堅持(我習慣用一種筆做筆記,用另一種筆打草稿,用第三種筆寫信),對辦公桌上的擺設也特別龜毛。

 

有些人在還沒寫稿以前就有怪異的行為,甚至開始採訪前就出現詭異行徑了。不過,這些行為不單只是古怪的癖好或迷信而已。這些記者其實是在提前思考,研擬故事的編排,忖度哪些地方需要強調,思量最後如何把每個部分串連起來。同行看到其他記者的怪異行徑時,可能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但無論那行為看起來有多詭異,他大致上可以理解對方為什麼會那樣做。

 

我剛入行時,看過一位同事在寫稿前把八張白紙擺在桌上。接著,他把預想的故事元素一格一格地畫出來,為每個元素分配不同大小的空間,擺在不同的位置上。這種具體的圖像法幫他確立了大致的採訪和寫稿方向。

 

後來,我又遇到另一位同事,他似乎完全沒有計畫。多數的記者是先採訪,再寫稿,他不一樣。他是雙管齊下,一下子採訪,一下子寫稿,交替進行,我完全看不出任何型態。他採訪一兩天或幾小時後,就會認真坐下來寫一兩段(那些段落不見得相關),接著把寫好的東西放進桌上的籃子裡。等那些紙片累積到一定的高度,他再把那些片段拼組起來。驚人的是,這個方法似乎很適合他。他的腦中似乎有一張詳細的故事藍圖,不需要實體的藍圖。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