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完美的一年


完美的一年立體封  
    
 

出版時間︰2017.12.7

作      者夏洛蒂.盧卡斯 Charlotte Lucas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美的一年


完美的一年立體封  
    
 

出版時間︰2017.12.7

作      者夏洛蒂.盧卡斯 Charlotte Lucas

定      價︰380

原書在出版之前即售出7國版權!義大利出版社更是一口氣簽下兩本書(第二本連個大綱都還沒有!)法國、荷蘭、西班牙都是以競價後才確認授權。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報導的技藝:《華爾街日報》首席主筆教你寫出兼具縱深與情感,引發高關注度的優質報導

報導的技藝_立體書封  
      

出版時間︰2017.12.05
作者︰
威廉‧布隆代爾(William E. Blundell)
定 價︰48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演算法圖鑑》26種演算法 + 7種資料結構,人工智慧、數據分析、邏輯思考的原理和應用全圖解

1061205_演算法圖鑑_立體書含書腰W200                                  
                  

出版時間︰2017.12.05
作者︰
石田保輝
定 價︰450元
 


日本超人氣演算法學習書
50萬次下載量,「Apple年度最佳APP」書籍化!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冷薄暮的斑駁色彩褪為全然的黑暗。很慶幸我臥房裡的帘幔十分厚重,遮去了我在房中來回打包行李的細瑣剪影。一生中恐怕再也沒有比此時此刻更反常的時候了。

  「我好想喝一杯,」我拉開化妝台抽屜說。「我好想生把爐火,喝杯酒,煮我的義大利麵,用黃黃綠綠的寬麵和甜椒、香腸做成甜椒肉醬寬麵。我一直很想好好放個長假,到義大利去,學義大利文,真正用心學,能開口說,而不光只是懂得一些菜名。或者去法國,就去法國好了。乾脆現在就去,」我的語氣帶著絕望和激憤。「我可以在巴黎過活,容易得很。」我想藉此逃離維吉尼亞和這裡所有的人。

  里奇蒙警局隊長彼德.馬里諾霸佔在臥房中央,像座粗壯的燈塔,一雙大手插在牛仔褲口袋裡,沒提議要幫我整理攤在床上的掛衣袋和手提袋。他太了解我了,知道我絕不會接受的。儘管馬里諾看起來像鄉巴佬,行為舉止像鄉巴佬,但他可聰明得很,而且異常敏銳善感。就像現在,他充分了解到一個事實:就在不到二十四小時以前,有個名叫尚巴布提斯.香多涅的男人在月光下踩過雪地,一路跟蹤我進了我的屋子。我對香多涅的犯案模式已經很熟悉,因此能成功的預知他可能對我做些什麼。然而我卻無法想像自己一旦被虐殺後進行屍體解剖會是什麼景象。照理說沒人比我更能精確的描述這類事情,因為我是擁有法學學位的法醫病理醫師,維吉尼亞州首席法醫。我曾經負責最近才在里奇蒙遭到香多涅殺害的兩名女子的驗屍工作,也讀過他在巴黎犯下的另外七樁謀殺案的檔案。

  保守的說,他所加諸那些受害者的,包括殘虐的毆擊她們,噬咬她們的乳房、雙手和腳掌,然後到處潑灑她們的鮮血,每次使用的凶器也不盡相同。昨晚他帶的是尖頭鎚,一種泥水匠常用的特殊工具,外型酷似鶴嘴鋤。我知道尖頭鎚的殺傷力有多麼大,因為就在兩天前的週四,香多涅才用這種工具─我猜是同一把─殺害了他在里奇蒙的第二名受害者,女警官黛安.布雷。

  「今天是星期幾?」我問馬里諾隊長。「週六,對吧?」

  「是啊,週六。」

  「十二月十八日,再過一週就是聖誕節了。佳節愉快。」我拉開掛衣袋側袋的拉鍊。

  「是啊,十二月十八日。」

  他望著我的樣子好像怕我隨時會發飆似的,從那雙帶著血絲的眼睛投射出的警戒意味在屋內流竄。空氣中瀰漫著猜忌,像塵埃般看得見,像臭氧般嗅得出,像濕氣般感覺得到。我的屋子早被執法人員佔據,街上濕漉車輪的沙沙疾馳聲、倉皇的腳步聲、談話和無線電聲響有如來自地獄的催魂曲。我遭到嚴重侵犯。我屋子的每一吋全被翻開來,私生活的所有細節全部暴露無遺。我和躺在停屍間驗屍台上的赤裸屍體沒兩樣,因此馬里諾也知趣的不問我是否需要幫忙打包。他知道他最好連想都別想碰我的東西,別說一隻鞋子、襪子,就連梳子、洗髮精,任何小東西都碰不得。警方要求我離開這棟我親手建造、位在寧靜西區的堅固石屋。真難想像。我很確信自稱「狼人」的尚巴布提斯.香多涅獲得的待遇一定比我好得多。法律對於像他這種人一向給予優厚的人權待遇:舒適、隱私、免費房間、免費餐飲,加上在維吉尼亞醫學院的法醫病房接受免費醫療,而我還是那所學院的教職人員呢。

  馬里諾起碼已經有二十四小時沒睡覺洗澡了。我從他身旁走過時聞到香多涅的可怕體臭,猛的一陣反胃,腹部的灼熱絞痛讓我腦裡一片空白,渾身冒出冷汗。我撐起身體,深吸了口氣,試圖驅逐這股嗅覺的幻想,將注意力轉移到窗外一輛緩緩駛近的車輛。我變得對極細微的煞車聲極為敏感,而且知道何時有人在前院停車。幾個鐘頭以來我一直在聆聽著這些韻律,許多人在那裡咧嘴呆立著,鄰居們聚在街上好奇窺探。我陷入一陣微妙錯綜的亢奮情緒當中,時而迷惑,時而驚恐無措。我在倦怠和煩躁、沮喪和沉靜之間擺盪,唯一不變的是那股興奮,在我血液中彷彿瓦斯似的嘶嘶作響。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極轄區
臉譜12月_終極轄區(改版)_立體書封(451KB)1115        

出版時間︰2017.12.05
作 者派翠西亞.康薇爾(Patricia Cornwell)

定 價︰450元

刑事鑑識與法醫探案創作先驅,「CSI犯罪現場」鑑識影集取材原點
翻譯成三十六種語言,熱銷超過五十國,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群聚效應:女性大法官體現的職場刻板印象       

 

二○○三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國最高法院宣布了兩個具指標意義的積極平權案例的裁決。在這兩起案例中,密西根大學要求對於申請該校大學部和法學院的兩位學生,保留考量其種族身分的權利,前者為格拉茨訴布林格案Gratz v. Bollinger),後者為格魯特訴布林格案Grutter v. Bollinger)。不過早在六月二十三日前幾週,我已經確信自己知道判決結果。五月十三日,我在公共廣播電台的深思熟慮節目(All Things Considered)中,聽到珊卓拉.戴.歐康納法官(Justice Sandra Day O’Connor)接受妮娜.托騰柏格(Nina Totenberg)的訪問。當時,一般認為最高法院另外八名法官在這兩項裁決上的正反意見恰巧各半,使得歐康納成為關鍵的一票。

 

        採訪中始終未提及積極平權法案,而是將重點放在歐康納新近出版的回憶錄《我在最高法院的日子》(The Majesty of the Law),全書從她在亞利桑那Lazy B農場Lazy B Ranch的年輕歲月開始,一路講述到她進入最高法院。當托騰柏格問歐康納初進最高法院成為唯一女性大法官有何感想,歐康納說那種感覺「令人窒息」。「只要珊卓拉每到一處,媒體記者一定尾隨而至。」她還說每次裁決後,「都會再附加報導一下:歐康納法官在該案中做了什麼?」她的任命始終令人存疑:她夠好嗎?她有女權主義的傾向嗎?她的女權主義色彩是否不夠鮮明?各個陣營都拿著放大鏡在檢視她。

 

        接著托騰柏格問歐康納:「金斯伯格法官(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第二位受任命為最高法院法官的女性)來了以後,情況有沒有好轉?」歐康納回答:「那真是天壤之別。金斯伯格法官一來,我的壓力就解除了……我們只不過是九名大法官當中的兩名……那真是令人欣喜的轉變。」我一邊開車一邊聽這段訪問,覺得我應該知道這兩個積極平權案的裁決結果了。會這麼覺得是因為這段話顯示歐康納了解「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的概念,這個概念正是密西根案辯護的基礎。

 

        所謂「群聚效應」指的是在一個環境如學校或職場中的少數族群人數夠多,使得該族群中的個人不再因為自己是少數而感到不自在,用我們的術語來說,就是他們不再感覺到身分威脅的干擾。當歐康納法官身為最高法院的唯一女法官,她缺乏群聚效應,因此感受到壓力,要承受外界特別的關注,並被迫成為法界的女版傑基.羅賓森。金斯伯格來了之後,她有了群聚效應,壓力和負擔隨之減輕。這不只是心理上的改變,她實際的隨因狀況也變了。法院每次做出裁決後,記者專訪她的次數減少了,而且比較少問她對於法院裁決的「女性觀點」,更不再跟著她上餐廳。如今她的工作環境多了一個同樣具有女性經驗和觀點的人,她可以不再那麼擔心別人以刻板印象看待她。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極小群體效應為什麼我們這麼輕易就產生差別心態? 

 

        一九六九年夏天,初到英格蘭布里斯托大學任職系主任不久的世界知名社會心理學家亨利.泰弗爾(Henri Tajfel),在麥克.畢利格(Michael Billig)、班迪(M. G. Bundy)和克勞德.佛拉蒙(Claude Flament)的協助下,將六十四名十四、五歲的男孩分成八人一組,帶進他在布里斯托的新實驗室。他們告訴男孩要做一個測試視覺判斷力的實驗,並在他們面前的螢幕上投射由四十個圓點組成的各種影像,再讓他們判斷圓點數目。然後表面上根據這些判斷,告訴每個男孩他是「高估者」或「低估者」,但事實上這些標籤是隨機分配的。

 

        接下來,研究者將男孩帶到個別的小房間,要他們將可以兌換小額現金的點數分配給另外兩個男孩,但是分配方式必須按照他們拿到的一張選項表進行。在每個選項中,一定有一個男孩比另一人分配到更多點數。負責分配的男孩會不會偏心同一群體(「高估者」或「低估者」群體)的男孩呢?──儘管這個「群體」基本上毫無意義。

 

令人驚愕的是答案是肯定的。當男孩要分配點數給兩個同屬自己群體的男孩,他們會依選項表盡可能公平地分配。可是當他們要分配的對象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估計」群體,另一個屬於不同「估計」群體,便一律會偏心自己群體的成員。即使是如此渺小的身分,他們也會有所偏袒。

 

        第二個實驗的受試者同樣是年齡相仿的男孩,這次依照他們對克利(Klee)與康丁斯基(Kandinsky)畫作的喜好程度分組,這兩人是二十世紀初畫風和技巧非常相似的歐洲畫家。然後,男孩仍須再次進行分配工作,只不過這次讓他們選擇的是一個整體的分配策略:策略一是在不同群體的男孩之間平均分配;策略二是讓兩個群體的男孩的共同利益極大化;策略三是讓同群體男孩的利益大於另一個群體的男孩,但是這麼做會讓「他們自己人」的積點比公平策略的積點來得少。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刻板印象威脅改變自己面對的情境       

 

我們來看看布蘭特.史泰普斯(Brent Staples)的經歷。他現在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可是當時只是芝加哥大學心理系的研究生。事發當日,這位年輕的非裔美國男性一身簡便的學生打扮,走在芝加哥海德公園社區街上。他自己這麼說道: 

 

        我成了恐懼的語言專家。情侶看到我,不是緊緊挽著手就是連忙牽起對方的手。有人會橫越到對街去。原本在交談的人會忽然住口,直視前方,就好像避開我的眼神能救自己一命……

 

    我一直好傻,老是走在街上對那些怕我怕得要命的人笑著問好。光是我的存在就已經傷害了他們,我怎會懵然不知……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分隨因狀況這世上存在著一種秩序     

 

我還記得最早意識到自己是黑人是在什麼時候。當時我七、八歲,是學年的最後一天,接下來有一整個暑假等著我們。放學後,我和同社區的小孩走路回家,途中才聽說除了每星期三下午之外,我們「黑人」小孩不能到附近公園的游泳池游泳。於是那年夏天每到週三,我們就穿上泳衣,包緊浴巾,像篷車隊一樣從社區魚貫走到鄰接白人社區的那個神聖泳池。那是每週例行的一趟怪異的朝聖之旅,標示出了某個時間與地點的種族秩序――一九五年代和一九六年代初的芝加哥都會區。對我而言,那正是心理學家威廉.克羅斯(William Cross)所謂的「遭遇」encounter──遭遇到這世上存在著一種種族秩序的事實。這項秩序似乎對我的人生做出沉重的暗示:難道我這一生就只能在星期三下午游泳?為什麼?不僅如此,這還只是一連串事件的徵兆而已。緊接著我便發現我們黑人小孩只能在星期四晚上進溜冰場溜冰;其實在這些遭遇之前,住在我們社區的黑人小孩在我眼裡只是小孩而已。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在一星期的中間兩天當普通人?這些隔離措施實在讓人難以忽視,而且誤解的代價很大,譬如我十三歲那年,為了應徵桿弟,早上六點就到地區高爾夫球場等了一整天,結果被告知他們不雇用黑人,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是黑人。當時還不知道身為黑人意味著什麼,但也稍微察覺這是件大事。

 

        經過數十年的思考理解,我想我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當時我所認知到的無異於一種生活的條件限制,而最重要的是,這種條件限制與我的種族有關,與我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身為黑人有關。條件限制再簡單不過:如果我每週三下午跟著那個篷車隊去泳池,那麼我就能進入;如果我在其他時間去泳池,那麼我就進不去。對七、八歲的我來說,這是個很差勁的生活條件限制,不過條件限制本身還不是最糟的。舉例來說,如果是因為沒有拿垃圾出去丟,而被父母做這樣的處罰,我還不會這麼懊惱。讓我生氣的是,只因為是黑人就被迫接受這樣的條件限制,我根本無計可施,而且如果光只因為黑人這個身分就足以限制我游泳,那麼這個原因還會造成其他哪些事情發生呢?

 

        多年後的一次訪談中,有位大學生(他會在本書稍後登場)向我敘述了一個類似的經驗。他修過一門「非裔美國人政治學」的課,班上同學絕大多數是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只有兩名白人,而他是其中之一。他也描述了一種生活的條件限制:如果他在言論上顯得不夠重視非裔美國人的經驗,或是在思考非裔美國人的經驗時顯得困惑,那麼很可能被視為對種族無感,或者……甚至更糟;如果上課時他什麼都不說,那麼就能大大避免同學的懷疑。他的條件限制就跟我的泳池條件限制一樣,讓他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感受到自己的種族身分,感受到自己是白人,這是他以前從未多想的一件事。

 

        一些令人苦惱的問題就從類似的經驗中衍生出來。還會不會有其他的條件限制?會有多少?涵蓋在哪些生活範圍中?會不會關係到重要事情?能夠避免嗎?需要時時小心留意嗎?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