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騰不出時間為選集寫東西其實並不稀奇,不過他對本書的主題頗有感覺,所以他並沒有馬上回絕編輯的邀稿。「我好愛霍普,」他寫說:「請容我先把這事兒記在備忘錄裡好了。」後來他選了他打算用的畫─因為有那麼一絲絲可能他可以騰出時間來。「有這麼幅畫叫做〈紐約的房間〉,我家就掛了張複製品,因為我對它很有感覺。」這幅畫顯然強烈打動到他了─〈音樂房〉也因此而快樂的誕生了。

 

音樂房 

恩德比夫婦在他們的音樂房裡─雖然是叫音樂房,不過其實這只是家裡空出來的臥室而已。他們曾經想要把它當成小詹姆斯或者小珍兒‧恩德比的育嬰房,不過試了十年以後,小小寶貝會從子虛烏有處降臨到人世間的可能性,似乎是越來越小了。如今,他們已經可以平靜無波的接受現況了,因為至少他們還有工作啊─多少人都還得排隊領救濟品呢,所以他們算是有福的。沒錯,現在是碰上了經濟不景氣,不過由於手頭有個活兒可做,所以他們也就有餘裕啥都不想、只想這個活兒,而且兩個人都還滿喜歡日子可以這麼過。

恩德比先生正在看紐約美國日報,這份小報出版還不到半年,有一點點偏向腥聞報導的味道,但也還好。他通常都先從漫畫版開始看,不過手頭有活兒可幹的時候,他會先翻到城市新聞版,大略掃過所有的標題,尤其是警局日誌。

恩德比太太就坐在鋼琴邊─這琴是她父母送的結婚禮物。她時不時會摸摸琴鍵,但又不會真的按下去。今晚音樂房裡唯一的音樂,就是第三大道傳來的車水馬龍聲了:跟交響樂一樣,透過開著的窗戶傳進來。第三大道,三樓,這是位在一棟挺厚實的棕石建築裡頭的優質公寓。他們很少聽到樓上或樓下鄰居的聲音,而他們的鄰居也很少聽到他們的聲音。這樣對大家都滿好的。

此時他們身後的衣櫃傳來一聲澎響,然後又是一聲。恩德比太太伸開手掌,好像是要彈琴了,不過澎響止住以後,她又把雙手擱上大腿了。

「還是沒看到那位老兄喬治‧堤蒙斯的新聞呢,」恩德比先生說,他手裡的報紙沙沙在響。

「也許你該看看歐本尼先鋒報吧,」她說。「萊辛頓大道跟六十街交口那家書報攤應該有賣。」

「沒必要啦,」他說,終於翻到了漫畫版。「紐約美國日報已經很夠了。如果歐本尼市有人報導堤蒙斯先生失蹤了的話,就讓有興趣的人上那兒找他去吧。」

「好吧,寶貝,」恩德比太太說。「我信任你。」其實也沒什麼理由不信;截至目前為止,他們幹的活兒都很順利。堤蒙斯先生是他們關進隔音衣櫃裡的第六個客人了。

恩德比先生咯咯笑了起來。「搗蛋雙胞胎(譯註:美國暢銷漫畫The Katzejammer Kids裡的雙胞胎兄弟專愛和權威作對,對象包括他們的母親,一名船長,還有一個探長)又在找大人麻煩了耶。這回他們是逮到老船長非法捕魚─他從大砲口裡射出漁網哩。挺好玩的,要我唸給你聽嗎?」

恩德比太太還沒來得及回答,衣櫃裡又傳來一聲澎響,接著是一連串微弱的聲音,有可能是他在大叫。除非把耳朵貼上衣櫃,否則還真難聽清楚,不過她可沒打算湊過去。琴凳已經是她願意接近堤蒙斯先生的極限位置了─當然,要處理他的屍體時又另當別論了。「真希望他安靜下來。」

「會的,寶貝。應該快了。」

又是一聲澎響,好像在反駁。

「你昨天就是這麼說的。」

「我講太早了,」恩德比先生說,然後:「噢,爽啊─狄克‧崔西又在追捕梅乾臉了(譯註:漫畫裡的主角Dick Tracy是個聰明強悍的警探,而梅乾臉則是於二次大戰期間在美國進行破壞工作的納粹黨員)。」

「每次瞧見梅乾臉,我就汗毛直豎,」她說,也沒轉個頭。「希望崔西警探這回可以把他永遠關起來。」

「不可能的啦,寶貝。大家都在為主角喝采,可是他們真正愛看的還是歹徒。」

恩德比太太沒搭腔。她正等著下一聲澎響。

澎響來的時候─如果來了的話─她又會等著下一個。等待是最難捱的過程。這個可憐蟲應該是又餓又渴了,他們早在三天前就沒再餵他,也沒給水,因為當時他已經簽好了最後一張支票,所以他的戶頭根本沒錢了。他們的第一步是清空他的皮夾,裡頭約莫有兩百塊。像目前這麼蕭條的不景氣時期,兩百塊簡直就等於中了特獎,而且他的錶應該也可以再添二十元的進帳(但她覺得這有可能是高估)。

而真正的寶庫呢,其實是堤蒙斯先生在歐本尼國立銀行的支票帳戶:內含八百元整。先前餓過頭的時候,他是高高興興的簽了好幾張支票可以領現,而且每一張都在正確的位置上註明是「出差費」。想來他應該有個妻子和小孩得仰賴這筆錢過活吧─老爸出差到紐約還沒回家呢。不過恩德比太太可沒打算順著這個路數想太多。她寧可想像著,堤蒙斯太太在歐本尼的豪宅區有個富爸爸和富媽媽─就像狄更斯小說裡會出現的那種好慷慨的老夫妻。他們會收留她,並且照顧她和她的小孩─也許是調皮的小男生吧,可能就跟搗蛋雙胞胎一樣,壞得好討人愛。

「史拉哥打破了鄰居的一扇窗,可是卻嫁禍給南西哩(譯註:史拉哥和南西是題名為南西的漫畫裡的小朋友),」恩德比先生咯咯笑著說。「跟他一比,搗蛋雙胞胎簡直就是天使嘛!」

「史拉哥戴的帽子真是不像樣!」恩德比太太說。

衣櫃又傳來一聲澎響─這一捶還真是大聲,想想這人其實應該已經瀕臨餓死狀態了呢。然而堤蒙斯先生原本確實是個大塊頭,就連在他那杯用餐搭配的紅酒裡頭混上大量的水合氯醛安眠藥,他都還是有辦法對抗恩德比先生,所以恩德比太太也只好參上一腳了。她猛個坐到堤蒙斯先生的胸膛上,直到他靜下來才罷手。不太淑女沒錯,不過也沒辦法了。事件當晚,第三大道那頭的窗子給關起來了─只要恩德比先生帶客人回家用餐的話,理當如此。他都是在酒吧跟他們結識的。恩德比先生非常開朗外向,也很懂得在人群裡找出落單的生意人─而他們通常也是開朗外向,喜愛結交新朋友(尤其是有可能成為他們潛在客戶的新朋友)。恩德比先生挑人的判斷準則是西裝,另外,他對金錶鏈也是情有獨鍾。

「大事不妙,」恩德比先生說,他的眉頭摺起了一道皺紋。

琴凳上的她僵住了。她扭頭看著他:「怎麼啦?」

「殘酷明王把閃男‧高登和黛兒‧雅登關進盟谷星球的鐳礦區了(譯註:這是來自美國一九三○年代的外太空歷險漫畫《閃男系列》,殘酷明王是盟谷星的大統領,閃男來自地球,與王對抗)。那裡滿滿都是看起來像鱷魚的怪物─」

這回衣櫃裡傳來了一聲微弱的哀嚎。有鑑於聲音是來自於隔音良好的空間之內,所以這聲響其實應該是大到足以把可憐蟲的聲帶都撕裂的地步吧。堤蒙斯先生怎麼還有力氣發出這種等級的哭號呢?他已經比他前面那五位多撐了整整一天,而現在,他這種可怖的生命力已經開始刺激到她脆弱的神經了。她很希望今晚就是他的最後一晚。

準備用來把他打包的地毯就等在他們的臥室裡,而車身漆上了恩德比企業五個大字的小卡車則是停在附近的轉角處,油都加滿了,正準備著要再去一趟紐澤西的松林濱海區。他們剛結婚時,確實是有個恩德比企業的,然而由於不景氣─紐約美國日報都習慣稱之為經濟大蕭條─所以兩年前他們便收了生意沒再做了。而現在,他們則是有了個新的活兒可幹。

「黛兒好害怕,」恩德比先生繼續說:「所以閃男就一直給她打氣。他說薩科夫博士會─」

這會兒是一連串的澎響了:十下,也許十二下,後頭則是跟著先前那種尖叫聲─雖然給隔音設備摀住了,不過還是叫人不寒而慄。她可以想像一滴滴血滲出堤蒙斯先生的嘴唇,而他破裂的指節則是滴滴答答淌出血來。她可以想像他的喉嚨已經青筋暴露,而他原本豐肥的臉則給拉得老長,因為他的身體為了存活,得啪啪啪的把臉部和脖子的脂肪跟肌肉組織全都嚼掉。

不過且慢,照說人體應該沒辦法吃掉自己,以便保持存活狀態,對吧?這種想法就跟十九世紀的骨相學一樣,毫無科學根據。說來他現在應該是渴死了吧!

「真真惱人!」她忍不住叫道。「像他這樣子叫啊吼的沒個停,真是討厭死了!你幹嘛要把這麼個壯漢帶回家呢,寶貝?」

「因為他荷包滿滿,」恩德比先生溫和的說。「他打開皮夾要付我們第二輪的酒錢時,我就看出來了。他帶來的進帳夠我們撐三個月了。而且如果省著點用的話,五個月也沒問題。」

澎,澎,澎。恩德比太太的手指壓到她細緻的太陽穴上,開始揉起來。

恩德比先生很同情的看著她。「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早點了結他。餓了這麼多天,他也沒辦法怎麼反抗了,尤其他又已經耗掉那麼多精力,所以只要拿廚房裡一把最鋒利的菜刀猛個砍下去就好。當然,如果由我來幹的話,爛攤子就得你來收拾了。總要公平點吧。」

恩德比太太大驚失色看著他。「我們或許是小偷,不過我們不殺人。」

「如果給逮到的話,別人給的評價恐怕不一樣。」他語帶歉意,不過口吻堅定。

她兩手緊緊交握在她那身紅色洋裝上頭,指節都掙白了。她直勾勾的看著他的眼睛。「如果我們給傳喚到被告席的話,我會把頭抬得高高的,告訴法官和陪審團說,我們也是大環境底下的受害者。」

「寶貝啊,我知道你一定會很有說服力的。」

衣櫃門的後頭又傳來一聲澎響。恐怖。就這兩個字沒錯,他的生命力實在好恐怖。

「我們的確不是殺人犯啊,我們的客人只是缺乏糧食供應而已,景氣這麼差,很多人都一樣吧。我們沒有殺人,他們只是逐漸凋零而已。」

恩德比先生一個多禮拜前從麥索利酒吧帶回來的男人,又發出一聲嘶嚎。有可能還講了話,有可能是在說看在老天的份上。

「應該就快了,」恩德比先生說。「如果今晚沒走,那就是明天吧。然後我們就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用上工了。不過……」

她的眼睛還是定定看著他,兩手交握。「不過怎麼樣?」

「有一部分的你其實還滿享受這個過程吧,我看。不是現在這個部分,而是我們逮著他們的那一刻─就像獵人在林子裡逮著獵物一樣。」

這話她想了想。「也許吧。當然,看見他們皮夾裡綠花花的鈔票時,我是很開心:讓我想起小時候,爸爸都會安排尋寶遊戲給我和弟弟玩。可是之後……」她嘆了口氣。「等待的過程我一直都不習慣。」

更多澎響了。恩德比先生翻到財經版。「這人來自歐本尼,而歐本尼來的人本來就很欠扁。彈個什麼吧,寶貝。這樣你會開心點。」

於是她便從琴凳底下抽出樂譜來。她彈的是〈改頭換面〉。然後她又彈了〈跳舞的心情〉,以及〈今夜你的風采〉。恩德比先生大聲鼓掌,安可安可的要她再彈一次〈風采〉,等到最後的樂音消失之後,隔音衣櫃傳來的澎響以及嘶叫聲也終止了。

「音樂!」恩德比先生宣稱道。「音樂的力量何其大,野獸都服服貼貼了。」

說著兩個人便笑起來,是輕鬆自在的笑,是結婚多年、彼此相知相惜的人會有的笑。

 

 

 

 

《光與暗的故事

 臉譜4月_光與暗的故事_立體書封w200   
      
出版時間︰2017.3.30

主      編勞倫斯‧卜洛克
作      者
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麥可‧康納利等十七位天王級作家

定      價︰420

美國最偉大的寫實派畫家愛德華‧霍普推理大師勞倫斯‧卜洛克

全球十七位天王級作家
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麥可‧康納利等

徹底顛覆你對短篇小說的期待與想像


要有多大的本領,才能請到推理大師勞倫斯・卜洛克擔任主編,並吸引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十幾位天王級作家聯手創作?

如果你是美國最偉大的寫實派畫家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應該就沒問題,而這部堪稱史無前例的小說集,就是這本《光與暗的故事》。

這本書完全是無心插柳的結果,話說某日卜洛克和他的經紀人丹尼・巴羅(Danny Baror)聊到霍普最具代表性的名畫「夜遊者」(Nighthawks),兩人都覺得這幅畫「非常有戲」,經紀人便提議找一票同樣喜歡霍普的作家,一人以一幅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然後由卜洛克擔任主編。

這個點子果然引起熱烈的迴響,除了史蒂芬・金和傑佛瑞・迪佛等人之外,卜洛克自己當然也貢獻了一篇新作。《光與暗的故事》總共收錄 17 篇小說,皆搭配不同的霍普名畫,故事橫跨懸疑推理和主流文學,堪稱文學與繪畫的一次璀璨交會。



      限量好禮——《光與暗的故事》首刷隨書附 彩印珍藏酷卡(4張一組)      

酷卡組合圖03-隨意  



豔舞
梅根.艾柏特(Megan Abbott愛倫坡大獎得主,寫過八本小說,其中包括《大挑戰》、《潮熱》,以及她最新出版的《我的真相》。她的多篇短篇小說被收錄在《底特律黑色小說》、《二○一五年美國最佳懸疑故事集》,以及《密西西比黑色小說》當中。她的著作《街頭霸主》,是一本探討冷硬派偵探小說以及黑色電影的文集。艾柏特目前定居紐約皇后區。


凱洛琳的故事
吉兒卜洛克(Jill D. Block她的第一篇故事是刊登在《艾勒里.昆恩》懸疑雜誌裡頭。她是作家,也是律師,目前定居紐約。她還模糊記得念大學時,修了一門藝術史的課,上課期間,她好像曾在老師熄掉燈光與自己倒頭睡著之間的片刻裡,看到了一張愛德華‧霍普畫作的幻燈片。


藍色的夜
羅柏歐林巴特勒(Robert Olen Butler出版過十六本小說以及六本短篇小說集,其中一本小說集《奇異山的香味》贏得了當年的普立茲小說獎。另外,他也曾將他有關創作過程的演講匯集起來,出版了一本影響深遠的文集《夢想的起點》。他新近上市的小說《香水河》談的是嬰兒潮世代,以及那一代人的生命是如何因為越戰而永遠改變了。他為奧圖潘茲樂推理出版社所寫的歷史/間諜/懸疑系列小說已經出版了前三本,背景設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巴特勒目前在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教授創意寫作課程。


事情的真相
李.查德(Lee Child曾是法律系學生,他擔任過電視導播、工會幹事以及劇院技師。後來由於所屬公司裁員,他賦閒在家,靠著救濟金過活之時異想天開,打算寫一本暢銷小說,結果還真的一炮而紅,解除了家庭經濟危機。他的頭一部小說《地獄藍調》風靡全球,廣受好評,而他所寫的浪人神探傑克.李奇系列小說的第十一本《夜校》,則已於二○一六年十一月出版上市。本系列小說的主角傑克.李奇是虛構人物,同時也是個善心人,李.查德拜他之賜,閒散時間甚多,得以大量閱讀、聽音樂,並觀賞洋基隊及英國Aton Villa足球隊的比賽。
李.查德出生於英國,目前定居紐約,除非外力迫使,絕不輕言離開位於曼哈頓島的居所。有關他的小說、短篇故事,以及由湯姆.克魯斯主演的浪人神探系列電影《神隱任務》以及《神隱任務:絕不回頭》,讀者都可上網站www.LeeChild.com查到更多資訊。

 

臉譜4月_光與暗的故事 故事頁面01-04   

 

海邊的房間
尼可拉克力斯多佛(Nicholas Christopher出版過十七本書,其中包括六本小說,九本詩集,一本評論黑色電影以及美國城市的文集,還有一本為孩子們寫的小說。此外,他也編輯了兩本詩選。他的書已翻譯為多國語言。目前定居紐約。
他有一段文字如下:愛德華‧霍普從一九一三到一九六七年間,曾住在華盛頓廣場三號四樓的工作室裡。我住的地方離他那棟棕石建築只有幾條街,所以我幾乎每天都會經過那裡。我可以看到他的窗戶透出光線,那照亮了他許多畫作的光線,也可以看到他畫作裡的經典元素,如紅磚、折線形屋頂,以及他工作室附近的建築(包括我自己那棟)─但為了配合他的構圖,都已巧手重新組合過。他的作品對我來說彌足珍貴,原因在此。


夜遊者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寫過二十八本小說,其中多本都是以洛杉磯警局的警探哈瑞‧鮑許為主角。他目前住在佛羅里達和加州兩地。他頭一次在芝加哥美術館看到愛德華‧霍普的〈夜遊者〉時,他正著手寫他的第一本鮑許警探系列的小說,也因此得到靈感,而將這幅畫寫進了小說的結尾。


十一月十號的突發事件
傑佛瑞迪佛(Jeffery Deaver曾經當過記者、民謠歌手,以及律師。他是國際知名的暢銷書作家,作品已被翻譯為二十五種語言,銷售於一百五十個國家。迄今他已出版了三十七本小說,三本短篇小說集,以及一本非小說類的法律專書,另外,他也曾為一張西部鄉村音樂的唱片作詞。
他寫的《少女墳場》曾被改編為HBO電影,由詹姆斯‧嘉納主演,而他的小說《人骨拼圖》則於一九九九年被環球影業翻拍成電影,由丹佐‧華盛頓飾演癱瘓的警探林肯.萊姆(Lincoln Rhyme),安潔莉娜‧裘莉飾演他的女助手愛蜜莉亞.薩克斯(Amelia Sachs)。
迪佛的父親是一位知名畫家,他的妹妹茱莉則致力於耕耘青少年小說園地。迪佛多年前曾嘗試以手指作畫。不幸的是,大師的畫作早已蹤跡杳然,這是因為當年母親大人一聲令下,他只好將所有的畫作都從他臥室的牆壁刷除掉了。


神的工作
克雷格費格森(Craig Ferguson
寫過電影以及電視劇本,也為單人脫口秀寫過幾個小時長度的台詞。他出版過兩本書,不過他受不了「作家」這個頭銜,他說自己其實只是個「低俗,而且有點假文藝氣息、有點臭屁的秀場藝人」罷了。他會化很濃的妝,而且他作秀時講的笑話,一般所謂的作家應該是不屑為之的。目前呢,他算是活得挺愉快─意思就是說,裝模作樣之所謂的知識分子們都不太瞧得起他。
他娶了個他深愛的好棒的女人,養了幾個聰明美麗而且他很疼愛的孩子,同時也是好幾隻貓狗的照顧者,只是他並沒有那麼愛牠們(其中一隻狗倒是還OK)。喔差點忘了,他還養了一條魚,而這條魚因為他小兒子的緣故,也未免太常進行魚鰭再生的動作了吧。
他為本書貢獻了一篇故事,是因為他相當崇拜霍普先生和卜洛克先生兩人,而且他還真是很怕卜洛克先生呢。此外,他也很迷貓王跟聖奧古斯丁,不過如果你已經讀完本篇故事的話,你應該早已了然於心了。
有時候,他很擔心死亡這檔子事。


音樂房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騰不出時間為選集寫東西其實並不稀奇,不過他對本書的主題頗有感覺,所以他並沒有馬上回絕編輯的邀稿。「我好愛霍普,」他寫說:「請容我先把這事兒記在備忘錄裡好了。」後來他選了他打算用的畫─因為有那麼一絲絲可能他可以騰出時間來。「有這麼幅畫叫做〈紐約的房間〉,我家就掛了張複製品,因為我對它很有感覺。」這幅畫顯然強烈打動到他了─〈音樂房〉也因此而快樂的誕生了。


放映師
蘭斯代爾(Joe R. Lansdale寫了四十幾本小說,以及四百篇短文,其中包括了短篇及中篇小說,報導類文字以及為別人寫的序。他編輯過十二本文集。他的某些作品曾拍成電影,其中包括《七月寒潮》以及《聖誕節僵屍》,另外電視劇Hap And Leonard則是改編自他的同名短篇小說。他的長篇小說曾得過多項大獎,包括愛倫坡獎,以及終身成就獎。他和妻子凱倫養了一隻鬥牛犬和一隻貓,他們目前住在德州。

臉譜4月_光與暗的故事 故事頁面05-10  


牧師搜畫錄
蓋兒李文(Gail Levin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以及博魯克分校的特聘教授,她教學的科目廣泛,包括藝術史、美國研究、女性研究以及通識教育課程。她是鑽研美國寫實派畫家愛德華‧霍普的權威,曾就霍普的主題寫了許多本書以及文章,其中包括霍普的完整畫集(一九九五年出版),以及《愛德華‧霍普:私密的傳記》(一九九五)。另外,她也編輯過兩本關於霍普的選集─《沉靜的場域:向愛德華‧霍普致敬》(二○○○)以及《孤寂的詩:向愛德華‧霍普致敬》(一九九五);前一本收錄了當代小說中提及霍普的篇章,後一本則收錄了有關霍普的當代詩文,而且她也為這本書寫了前言。蓋兒‧李文曾於一九七六到一九八四年間為惠特尼美術館策展,她規畫的好幾個以愛德華‧霍普為主題的大型展覽,深具里程碑的意義。目前這本選集收錄了李文生平所寫的第一篇小說,她引述了桃樂絲‧拉辛在《金色筆記本》裡的名言:「我的結論是:虛構要比真實的記錄還要逼近『真相』」。」
李文另外也展覽過她的攝影、拼貼作品,以及其他藝術作品。她的拼貼回憶展「不要變成藝術家」曾於二○一四年五月在紐約的國立女性藝術家學會展出,並於二○一五年在加州的聖塔芭芭拉、新墨西哥州的聖塔菲以及麻州的波克夏爾巡迴展出。她於二○一五年拿到傅爾布萊特獎助金,研究亞洲與美洲文化的交流與相互影響,目前她正在著手書寫與此主題相關的著作。


夜晚的辦公間
華倫摩爾(Warren Moore是南卡羅來納州紐百瑞學院的英文教授。他於二○一三年出版了小說《碎玻璃華爾滋》,而他的短篇小說則曾出現在好幾種小型的網路雜誌並收錄於二○一五年出版的《黑暗的城市之光》當中。他目前和他的妻子與女兒同住於紐百瑞城。他非常感謝他的父親將霍普的畫作引介給他,也很感激他的母親將瑪姬介紹給他。


窗口的女人
喬伊思凱蘿歐慈(Joyce Carol Oates寫過多本小說以及故事集,其中包括最近出版的《沒有影子的男人》,以及《娃娃大師:恐怖故事集》。她是美國藝術暨文學學會的成員,曾得過布萊姆•史鐸克獎、國家圖書獎、奧亨利獎,以及人文類國家勳章等等。


靜物1931
克莉絲內斯考特(Kris Nelscott得過多項大獎,她最有名的著作是史默基‧達頓系列的偵探小說。她的第一本史默基‧達頓小說《危險道路》贏得了希羅多德大獎的最佳歷史推理小說,並入圍愛倫坡獎的最佳小說,而第三本《薄牆》則是芝加哥論壇報當年推薦的最佳推理小說之一。《憤怒之日》以及最新出版的史默基‧達頓小說《街頭正義》都得到夏姆斯大獎最佳私探小說提名。娛樂週刊將她與華特‧莫斯理與雷蒙‧錢德勒等量齊觀。書單雙週刊聲稱史默基‧達頓是「高階的犯罪系列小說」,而Salon.com則表示:「克莉絲‧內斯考特是最擅長書寫系列推理小說的當代美國作家。」


夜窗
喬納森山德樂弗(Jonathan Santlofer寫過五本小說,包括暢銷書《死亡藝術家》,以及贏得尼洛獎的《恐懼的解剖》。
山德樂弗也是個知名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已被收藏在大都會博物館、芝加哥美術館,以及內華克美術館。他是霍普死忠的粉絲,他所畫的愛德華‧霍普肖像也包括在他二○○二年的展覽「有關藝術與藝術家的藝術」當中。他住在紐約市,是紐約小說中心犯罪小說學會主任。他目前正在寫作一本新的推理小說,以及為孩子而寫的冒險小說。


陽光裡的女人
傑斯汀史考特(Justin Scott寫過三十四本懸疑小說、推理小說以及海洋冒險故事,其中包括《喜愛諾曼第的男人》、《霸道橫行》,以及《船難製造者》。
他最常用的筆名是保羅‧蓋瑞森,他以這個名字出版了好幾本現代海上故事《火與冰》、《早晨的紅色天空》、《海葬》、《海上獵人》以及《漣漪效應》,也寫了以羅柏‧陸德倫的小說人物為主角的兩本書《神鬼指令》以及《神鬼抉擇》。
史考特出生於曼哈頓,在長島的大南灣長大,他擁有歷史的學士以及碩士學位,而在成為作家之前,他曾開過船和卡車,蓋過火地島的海灘屋,編輯過一本電子工程的刊物,並在紐約地獄廚房的吧台當過酒保。
史考特與他擔任電影製片的妻子安珀‧愛德華茲一起住在康乃狄克州。


秋天裡的自助機器用餐店
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寫過許多小說與短篇故事,另外也寫了六本關於寫作的書。多年來,他總共編輯了十二本選集,最近的一本是《黑暗的城市之光》。愛德華‧霍普幾十年來一直都是他最鍾愛的畫家,他曾在他寫的小說中多次提到霍普的名字,尤其是在他城市孤狼凱勒的殺手系列小說當中。《光與暗的故事》一書的發想源頭(一如卜洛克其他許多點子一樣)是個令他驚艷的意外,與當時他所聚焦思考的內容其實無關。

 2017-03-23_秋  

 

   ◆補充說明︰畫作英文名稱故事名稱故事創作者◆   

The Girlie Show— 豔舞梅根.艾柏特(Megan Abbott
Summer Evening— 凱洛琳的故事吉兒卜洛克(Jill D. Block
Soir Bleu— 藍色的夜羅柏歐林巴特勒(Robert Olen Butler
Hotel Lobby— 事情的真相李.查德(Lee Child
Rooms by the Sea— 海邊的房尼可拉克力斯多佛(Nicholas Christopher
Nighthawks— 夜遊者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
Hotel by a Railroad— 十一月十號的突發事件傑佛瑞迪佛(Jeffery Deaver
South Truro Church— 神的工作克雷格費格森(Craig Ferguson
Room in New York— 音樂房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New York Movie— 放映師蘭斯代爾(Joe R. Lansdale
City Roofs— 牧師搜畫錄蓋兒李文(Gail Levin
Office at Night— 夜晚的辦公間華倫摩爾(Warren Moore
Eleven A.M.— 窗口的女人喬伊思凱蘿歐慈(Joyce Carol Oates
Hotel Room— 靜物1931 克莉絲內斯考特(Kris Nelscott
Night Windows— 夜窗喬納森山德樂弗(Jonathan Santlofer
A Woman in the Sun— 陽光裡的女人傑斯汀史考特(Justin Scott
Automat— 秋天裡的自助機器用餐店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主編簡介  
勞倫斯‧卜洛克

一九三八年出生於紐約水牛城。除了極少時間之外,卜洛克幾乎都定居於紐約市內,並以該城為主要背景,從事推理文學創作,成為全球知名推理小說家,因而獲得「紐約犯罪風景的行吟詩人」美譽。

卜洛克的推理寫作,從「冷硬派」出發而予人以人性溫暖;屬「類型書寫」卻不拘一格,常見出格筆路。他的文思敏捷又勤於筆耕,自一九五七年正式出道以來,已出版超過五十本小說,並寫出短篇小說逾百。遂將漢密特、錢徳勒所締建的美國犯罪小說傳統,推向另一個引人矚目的高度。卜洛克一生獲獎無數。他曾七度榮獲愛倫坡獎、十次夏姆斯獎、四次安東尼獎、兩次馬爾他之鷹獎、二○○四年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鑽石匕首獎,以及法、德、日等國所頒發推理大獎。二○○二年,繼一九九四年愛倫坡獎當局頒發終身大師獎之後,他也獲得夏姆斯終身成就獎。二○○五年,知名線上雜誌《Mystery Ink》警察獎(Gumshoe Award)同樣以「終身成就獎」表彰他對犯罪推理小說的貢獻。

卜洛克已在臉譜出版的系列作,包括<馬修.史卡德系列>、<雅賊系列>、<密探系列>及<殺手系列>等。

    譯者簡介   
易萃雯

湖南省攸縣人,曾任中廣編譯,譯作有《惡之源》、《丹恩咒詛》、《強力毒藥》、《八百萬種死法》、《父之罪》、《蝙蝠俠的幫手》、《烈酒一滴》等書。





 

 

創作者介紹

臉譜出版部落格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