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影王冠II 試閱

格利斯厥莊園 

 

娜塔莉亞.艾倫眼帶批評地監督妹妹搬回格利斯厥莊園,她不過把關妮薇趕出莊園幾個月,僕人從前門扛進來的行李箱川流不息,還以為她離開了好幾年。  

「可以睡在我自己的床上真好。」關妮薇說。她深深吸氣,格利斯厥的空氣有木頭上油的味道,此外也聞得到書本以及廚房裡咕嘟冒泡、劇毒又美味的燉肉。  

「妳在鎮裡的床也是自己的床。」娜塔莉亞說,「別一副吃了苦頭的樣子。」  

娜塔莉亞用眼角餘光觀察關妮薇,她的雙頰是玫瑰粉紅,紫丁香色的眼眸閃閃發亮,金色長髮往肩頭流洩。人們說她是艾倫姊妹裡比較美的那個,真希望他們知道關妮薇那顆漂亮的頭顱中都打轉著什麼邪惡念頭。  

「既然妳回家了,」娜塔莉亞說,「就發揮一點用處吧,議會都在耳語些什麼?」  

「故事照妳的意思傳下去了。」關妮薇回答,「凱薩琳女王撐過了雅欣諾女王那隻熊的攻擊,聰明地躲到一切安全後才現身。不過他們還是聽到了其他消息。」  

「什麼消息?」  

「大多都是胡說八道。」關妮薇擺擺手,但娜塔莉亞皺眉,若是胡說八道的人夠多,那就變成真相了。  

「什麼樣的胡說八道?」  

「他們說凱薩琳根本沒活下來,有些人甚至聲稱看見她死了,還有人說目擊她走回家:全身皮膚灰撲撲,沾滿泥巴,嘴裡還流出血。他們叫她不死凱薩琳。妳能想像嗎?」  

娜塔莉亞哈哈大笑,雙臂交叉,太荒謬了,但她還是不喜歡這些傳聞。  

「她失蹤的那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關妮薇問,「連妳也不知道嗎?」 

娜塔莉亞回想那天晚上,凱薩琳回來時渾身泥濘,還有十幾處流血的傷口,她在走廊上一語不發,骯髒黑髮從臉龐垂落,那時的她看起來像個怪物。  

「我知道的已經夠多了。」娜塔莉亞說,轉過身去。 

「他們說她變了,是什麼樣的轉變?有足夠體力繼續用毒訓練嗎?」  

娜塔莉亞吞了口口水,凱薩琳已經不需要用毒訓練了,但娜塔莉亞什麼也沒說,歪歪頭,領著關妮薇走到大廳那頭去找凱薩琳,讓關妮薇親眼看看。 

她們往房子深處走,拉起來的窗簾讓光線變得柔和,僕人賣力扛起關妮薇行李發出的嘈雜聲也模糊了。  

關妮薇把旅行手套塞進馬褲口袋裡,她穿著柔軟的瑪瑙紅刷絨外套,看起來非常俐落。她用手拍拍大腿上不存在的灰塵。  

「有好多事要做,」她說,「追求者們隨時會到。」  

娜塔莉亞的嘴角蜷起。追求者們。但其實只有一個人要求優先會見凱薩琳:名叫尼可拉斯.馬鐸的金髮男孩。儘管凱薩琳在五朔節吞黑宴的表現驚人,其他兩名追求者都選擇追求雅欣諾。  

雅欣諾,臉上帶疤、褲管邊緣都磨舊了、頭髮亂糟糟,沒人會受她吸引,他們一定是好奇那頭熊。 

「誰想得到我們的女王只有一個追求者。」關妮薇說,讀懂了娜塔莉亞酸溜溜的表情。  

「不重要,尼可拉斯.馬鐸是最優秀的追求者,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和比利.切沃斯的父親長年有盟友關係,馬鐸會是我的第一選擇。」  

「比利.切沃斯已經是惡熊女王的人了,」關妮薇嘟噥,「整座島上下都知道。」  

「比利.切沃斯會照他父親的意思做。」娜塔莉亞斥道,「不要叫雅欣諾惡熊女王,我們可不想幫她宣傳新封號。」 

她們拐過轉角,經過通往凱薩琳房間的階梯。  

「她不在房間裡?」她們經過時,關妮薇問。  

「現在察覺不到她人到底在什麼地方了。」  

一個抱著一瓶白色夾竹桃花朵的女僕停下,行了個屈膝禮。  

「女王呢?」娜塔莉亞問。  

「在日光間。」女孩回答。  

「謝謝。」關妮薇說,然後一把掀掉女孩的帽子,褪色的艾倫家金髮底端露出暗棕色髮根,「現在去給我把頭髮處理好。」  

日光間明亮通風,許多窗戶都沒關上,牆壁漆成白色,沙發上擺著五顏六色的枕頭,看起來很不符合艾倫氏族的風格。這裡除了招待客人的時候,通常都空蕩蕩。但是娜塔莉亞和關妮薇發現凱薩琳在裡頭哼著歌,四周都是包裝好的包裹。  

「看看誰回來了。」娜塔莉亞說。  

凱薩琳蓋上一個漂亮的紫色盒子,然後轉身面對他們,露出燦爛笑容。  

「關妮薇,」凱薩琳說,「有妳和安東寧回到格利斯厥真是太好了。」  

關妮薇的嘴巴大張,凱薩琳回來那天之後,她們就沒再見過,當時的凱薩琳一團亂,全身髒兮兮,好多指頭都沒有指甲。  

關妮薇盯著凱薩琳的同時,娜塔莉亞不難猜出她在想什麼:那個睜著愚昧大眼睛、頂著緊繃髮髻的小女孩上哪去了?那個總是低頭頷首、瘦巴巴、習慣等別人先笑才跟著笑的女孩呢?  

不管那個凱薩琳在什麼地方,絕不是這裡。  

「安東寧,」關妮薇回過神後囁嚅著說,「他已經到了嗎?」  

「當然,」娜塔莉亞回答,「我先叫他回來的。」  

關妮薇看見女王太過震驚,連噘嘴都省了。凱薩琳一陣風似地快步向前,抓住她的手腕,如果凱薩琳發現自己忽如其來又不尋常的動作嚇得關妮薇瑟縮了一下,也沒表現出來,她逕自微笑,把關妮薇拖到房間那頭。  

「妳喜歡我準備的禮物嗎?」凱薩琳說,指指那些包裹。它們都很美,包在繽紛的色紙中,還用絲帶或白色天鵝絨打著大蝴蝶結。  

「是誰送的?」關妮薇問,「追求者嗎?」  

「不是誰送的,」凱薩琳說,「是要送人的。等我最後畫龍點睛一下,就會寄到羅蘭斯城去,給我親愛的姊姊米拉貝拉。」  

凱薩琳用包裹在黑色手套裡的手指輕撫著最近的緞帶。  

「妳會告訴我們裡面裝什麼嗎?」娜塔莉亞問,「還是我們得用猜的?」  

凱薩琳把一綹頭髮甩到肩後,「各式各樣的東西:毒手套、動過手腳的珠寶、一朵蘸過毒的乾燥菊花苞,泡開後就是一杯毒茶。」 

 「不會有用的,」關妮薇說,「他們會檢查包裹,妳沒辦法用包裝漂亮的有毒禮物殺死米拉貝拉。」  

「我們差點就用包裝漂亮的有毒禮物殺了那個自然使,」凱薩琳低聲反駁,嘆了口氣,「但妳可能說的沒錯。這些只是為了好玩而已。」  

娜塔莉亞望向那些盒子,數量超過一打,大小和顏色都不同,每個都將由不同的信差運送,中途還會轉手過好幾次,然後才抵達羅蘭斯城,如果只是為了好玩,似乎有點大費周章。  

凱薩琳在一張禮物小卡上畫完黑色星星和漩渦,往白金交織的錦緞沙發一坐,手伸向一盤顛茄。她吃了一把,臉頰撐得鼓鼓的,用牙齒磨碎果子,直到汁液從嘴角滲出。  

關妮薇倒抽一口氣,她轉向娜塔莉亞,卻得不到任何解釋。凱薩琳的傷勢好轉後,便開始對毒物有胃口,大吃特吃起來。  

「還是沒有彼得的消息嗎?」凱薩琳問,抹掉下巴上的果汁。  

「沒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解釋,妳回來後我立刻寫信要他回來,也寫信問過我哥哥,問他彼得到底是什麼事耽擱了,但克里斯多弗沒回信。」  

「那麼我自己寫信給彼得吧。」凱薩琳說,顛茄的毒性發作,她用戴著手套的手壓住胃部,倘若凱薩琳的毒物使天賦展現了,那麼毒藥應該不會造成她的不適,不過她似乎比以前更能承受,每餐都像吞黑宴一樣大吃。凱薩琳燦爛地笑,「今晚我去神殿之前,就會把信寫好。」  

「好主意。」娜塔莉亞說,「我很確定妳可以說服他。」  

娜塔莉亞示意關妮薇可以離開日光間了。可憐的關妮薇,她不知道該如何舉手投足,她鐵定想耍刻薄,想捏女王或者搧她巴掌,但她們眼前的女王看起來很有可能立刻還手,關妮薇皺眉,行了一個慵懶的屈膝禮。  

「她的天賦展現了嗎?」關妮薇小聲說,和娜塔莉亞一起步上階梯,「她吃那些果子的模樣很像真正的毒物使。但我還是感覺得到她手套裡的手腫腫的。」  

「我不知道。」娜塔莉亞小聲回答。  

「會不會是天賦開始發展了?」  

「就算是,我也從沒見過這樣子發展的天賦。」  

「如果她仍然沒有天賦,就必須當心點。太多毒藥……她可能傷到自己,留下永久傷害。」 

娜塔莉亞停下腳步。  

「我知道,但我似乎阻止不了她。」  

「她出了什麼事?」關妮薇問,「那幾天她都去哪了?」  

娜塔莉亞回想從她房門走進來的那個女孩,皮膚灰撲撲、冷冰冰,有時候她會夢見那個人影,擺著和屍體一樣僵硬的手腳搖搖晃晃走向她的床。儘管夏日的空氣溫暖,娜塔莉亞還是打了個寒顫,她想要生一爐火,拿毯子披在肩膀上。  

「也許不要知道比較好。」  

凱薩琳給彼得的信只有三行。  

親愛的彼得:  

快回到我身邊,別害怕,別拖延。  

        你的凱薩琳女王  

 

 

可憐的彼得,她喜歡想像他躲在某個地方,或者狂奔過粗糙的灌木叢和樹枝,劃過皮膚時和鞭笞一樣刺痛。他在布烈奇之淵見她那晚,凱薩琳也是這樣奔跑。他將她推下深淵的那晚。  

「我得注意措詞,甜心,」她對著纏在手臂上的小蛇輕聲說,「他會以為我是那個溫柔弱小的女王。」她微笑,「我一定不能嚇著他。」  

他覺得回來後會被關進芙洛宮裡的地牢,覺得她可能命令有戰鬥天賦的守衛抓他的頭去撞牆,直到腦漿四溢為止。但凱薩琳沒告訴任何人彼得在她失足時扮演的角色,也不打算說出去,只告訴娜塔莉亞說她倉皇逃離雅欣諾的熊時,自己跌進了布烈奇之淵。  

凱薩琳從她坐的位置望出窗外,東邊,石鷗丘陵最後一個山腳下,英錐陵王都在夕陽餘暉中閃耀,城市中央芙洛宮一雙黑色尖塔高聳入雲,巨大的城堡要塞讓周圍一切看起來矮小許多,就連山脈也似乎駝了背,像被強光逼退的山怪。  

顛茄在凱薩琳肚腹中翻滾,但她眼也不眨一下。距離她必須爬出深淵、逃離島嶼的心臟已經超過一個月了,現在的凱薩琳可以承受任何事。  

她俯身推開窗戶,這些日子以來,她的房間聞起來有些微嘔吐味,還有那些她拿來測試毒藥的動物的味道,很多裝著鳥兒和老鼠的小籠子散落在房間裡,擺在桌上或者排列在牆邊,有幾隻已經死了,待人清掃。  

她敲敲書桌角落的籠子,叫醒裡頭的小灰鼠,牠一邊眼睛瞎了,因為凱薩琳塗抹的毒藥全身幾乎光禿無毛,她從欄杆縫隙塞給牠一小塊餅乾,牠躡腳往前嗅了一下,卻不敢吃。  

「曾經,我是一隻小老鼠。」她說,脫下手套,手伸進籠子去摸老鼠光禿的小小後腿。  

「但我再也不是了。」  

 

 


《幽影王冠II:血王座》

 幽影王冠2插畫版立體書封W300  幽影王冠2原版立體書封W300  

 

書籤2(0926)模糊第二位BW600  

 ――――博客來獨家〔暗湧〕╳〔流金〕雙書衣一次擁有――――

――――全通路  首刷限量*【仲夏祭典】典藏女王書籤組――――



◆【黑蝕】書衣由知名繪師可樂打造專屬插畫, 書名燙霧銀,營造風雨欲來的層次感。
◆【爍光】書衣為國外特別授權圖素, 書名與作者簽名燙霧金,燦金加冕、大器奢華,博客來獨家限量供應。
◆【仲夏祭典】典藏女王書籤組由可樂特別繪製,呈現女王的不同樣貌。一套共四張,共有三名女王與一名神祕人氣角色。首刷限定。
  

出版時間︰2017.10.12
作 者凱德兒.布雷克(Kendare Blake)
定 價︰360元

如果不踏著親姊妹的屍體登上王座,就等著跌入萬丈深淵。

當姊妹之情和生存之願無法兩全,她們該如何抉擇?

★二十世紀福斯奪下電影版權,當紅Netflix影集《怪奇物語》、電影《異星入境》製作公司製作中!
★第一集狂銷七萬冊,第二集甫出版即登上亞馬遜YA奇幻類#1!
★《血衣安娜》作者凱德兒.布雷克全新奇幻大作!

☆《紐約時報》暢銷書
☆ 紐約公共圖書館年度最佳書籍
☆ 芝加哥公共圖書館年度最佳書籍
☆ 柯克斯書評年度最佳書籍
☆ 好讀網Goodreads破萬則近五星評價



..最血腥慘烈的登基年結束後..
..將迎來最強大又心狠手辣的女王..

芬貝恩島自古以來由具有魔法力量的女王所統治。根據傳統,每當現任女王的法力式微,女神便會讓她生下三胞胎女兒,分屬三個不同的魔法譜系。三姊妹一起成長,親密無間,然而一旦她們的魔力開始顯現,即被拆散而後送到不同的貴族家庭寄養,進一步磨練其法力,最終目的便是先下手為強,在另外兩個姊妹殺死自己之前,殺死她們,成為下一任女王。

 

等待即位的三名女王中,只有元素使米拉貝拉早早展現魔力,自然使雅欣諾和毒物使凱薩琳都不堪一擊。然而,原本一面倒的局勢,在五朔節之後風雲變色,王位之爭重新洗牌,三姊妹之間僅有的情份與憐憫蕩然無存。

 

有傳言說凱薩琳是「不死女王」,原本天真柔弱的女孩現在瘋狂嗜血,連與她最親近之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將她變成一心只想復仇的怪物;雅欣諾從小到大都沒想過自己能贏得王位之爭,以為死的人會是自己,卻沒料到有這麼多值得活下去的人事物,她發現自己的新能力後沾沾自喜,終於盼到一線生機,卻不瞭解它對自己和身邊的人有多危險;原本勝券在握、卻生性善良而下不了手的米拉貝拉失了人民和神殿的信心,卻逐漸硬起心腸,準備殺了兩個妹妹、登上王座。

 

王位之爭越演越烈,更殘酷的陰謀醞釀成形、更黑暗的祕密呼之欲出。當初是誰刻意隱藏凱薩琳和雅欣諾的真實力量,讓她們成為待宰羔羊?凱薩琳墜入深淵的那晚,又發生過什麼可怕的事?三位女王,誰將殞落?誰將受冕登基?本已註定成為命運犧牲品的人,真有辦法扭轉命運嗎?

 

三名女王,一張王座,
只有一人得以擁有光輝燦爛的生命,
落敗的兩人只能和千百年來戰敗的女王一起在深淵裡腐爛,
再也無人記得她們的名字。

  推薦好評紀錄  
無比黑暗的奇幻小說……生動且立體的角色、華麗又具詩意的筆觸,既耀眼又血腥、溫柔又暴力、精準又充滿熱情。最重要的是:讓人一讀就上癮!
――柯克斯星級書評

 

設定精巧的世界觀,史詩奇幻的巔峰之作,魔法暴烈、情節充滿張力。驅動這本小說的黑暗核心是姊妹之情、家人之間的羈絆……緊密到足以殺人的羈絆。
――書單雜誌星級書評

 

讀者將深受布雷克的原創世界觀、主配角的驚人發展和逐漸高張的衝突吸引。如果你喜歡有強大女主角的奇幻驚悚小說,例如維多利亞.愛芙雅的《紅皇后》與莎菈.J.瑪斯的《玻璃王座》,強烈推薦《幽影王冠》給你。
――校園圖書館期刊

 

《幽影王冠》是殘酷又創新的奇幻小說,誘人與嚇人的程度相當,我猜不出三名女王姊妹的命運會如何發展,但我就像參加吞黑宴的毒物使一樣飢渴,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瑪麗莎・邁爾(《月族》系列作者)

  作者  
凱德兒.布雷克(Kendare Blake)
英國北倫敦密德薩斯大學(Middlesex University)文學創作藝術碩士。她在美國華盛頓州生活、寫作,自幼便立志成為作家,喜歡看恐怖小說、欣賞希臘神話、生紅肉,還有素食主義。她曾發表數篇超自然奇幻短篇故事,活躍於各種類型寫作社群。《血衣安娜》(臉譜出版)是她第二部長篇小說,甫出版即獲得各大書評媒體讚賞、好評不斷,獲獎眾多。二○一三年一月,《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毫不遲疑搶下電影版權。《幽影王冠》是布雷克挑戰史詩奇幻的華麗轉型之作。

 

  譯者  
林欣璇
臺大外文研究所畢。現旅居比利時,專事筆譯。




 

創作者介紹

臉譜出版部落格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