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文學小說 (3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腦組織像灰黑潮濕的紗布一樣,緊抓著凱‧史卡佩塔醫師的手術袍不放,讓手術袍沾上了噴灑出來的血。史崔克電鋸發出哀鳴般的聲音,水龍頭流出來的水也如同打鼓般地吵個不停,至於飛出來的骨頭碎屑,則像是在空中篩麵粉一般。三個驗屍台都被占滿了,還有更多的屍體在運送途中。這天是一月一日星期二,也就是新年那一天。

她不需要做毒物與藥物測試就可以得知,她的病人在用腳趾扣下散彈槍的扳機之前喝了酒。當她把他的屍體剖開的那一剎那,就聞到正在分解的酒精所散發的腐臭與刺鼻味。多年前,當她還是一名法醫病理學的住院醫師時就常想,若是讓那些濫用藥物與酒精的人來參觀停屍間,說不定能讓他們因為驚嚇過度而清醒過來。如果她把一個像蛋殼被敲開的腦袋展示給他們看,或是讓他們聞一聞停屍間版的香檳味,也許這些人很快就會改喝法式礦泉水。當然,如果事情能這樣簡單就好了!

她望著副座傑克‧費爾丁正從凹陷的胸腔空洞裡取出閃閃發亮的一團器官,這是一個大學生的胸腔,她在自動提款機前遇劫,然後被槍殺。史卡佩塔等著傑克‧費爾丁發作,因為當天一早的會議上,他激動地指出,受害者與他的女兒同年,而且都是田徑明星,也都正在攻讀醫學院預修班。每當費爾丁將案件個人化,就不會有好事發生。

「我們這裡沒有人負責磨刀子了嗎?」費爾丁大聲叫著。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獵殺史卡佩塔》
 獵殺史卡佩塔_立體書封(0131)  

出版時間︰2019.02.25
作 者派翠西亞.康薇爾(Patricia Cornwell)

定 價︰420元


📍DNA時代的推理女王 ──女法醫史卡佩塔
📍最暢銷的法醫小說系列,全球銷售突破一億冊!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平整的油頭徹底出賣了他。

鬆垮褪色的皮衣,雖不像兩邊的鬢角那麼明顯,卻也都是線索。他的頭上下點著,手上的芝寶打火機隨著點頭的節奏開開關關,又是另一個漏洞。他真該去參加《西城故事》歌舞團的。

話說回來,我對這種事很敏感。我知道破綻在哪兒。因為,幾乎你想像得到的妖魔鬼怪,我大概都遇過。

便車客出沒在蜿蜒的北卡羅萊納州的公路上。路邊大都是未上漆的半圓木圍籬,四周一片空曠。

缺乏戒心的駕駛大概會因為無聊便載了他,認為他不過是個看太多美國公路小說的大學生罷了。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衣安娜》(全新唯美插畫書封版)

臉譜2019.02_血衣安娜(改)_立體0117  
 

出版時間︰2019.01.28
作 者凱德兒.布雷克(Kendare Blake)

定 價︰320元

──死亡不是命運的阻礙,而是我與妳相遇的機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傑克通常會早起沿著河岸慢跑,在那之後他會帶孩子們去巴恩斯的咖啡館喝熱牛奶、吃馬芬,和其他爸爸們聚會,那些爸爸邊喝咖啡邊看報紙,還有和在咖啡館打工的換宿生或其他漂亮媽媽眉目傳情。

蓋爾咖啡館是巴恩斯這一帶最新開的店家,每到週末就充斥著爸爸和他們的小孩,還有穿著萊卡材質衣服的勇猛週末單車族,他們會把公路腳踏車栓在欄杆上,在騎車回家前先補充點體力。

倫敦的這個地區綠樹成蔭,位在流經普特尼和奇西克的河流轉彎處,是一片滿是寧靜又超高價位住宅、精品店和咖啡館的綠洲。當地人大多是公司董事、股票經紀人、外交官、銀行家、演員和運動明星。

你有沒有注意過電視主播都很大頭?我的意思不是他們很自負,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雖然有些可能是這樣沒錯。我要說的是,他們的頭真的很大。我看過傑瑞米.克拉克森本人,他的頭根本無敵巨大,看起來有點像灌氣灌不飽的海灘球,下顎寬到海邊去了,而且臉色好蒼白。八卦雜誌不會告訴你關於頭很大的這件事,但也不是故意把頭灌大就能得到電視台的工作。你要嘛有、要嘛沒有,這就是命運。傑克的頭就很大,大頭、漂亮的頭髮和光潔雪白的牙齒,雖然他的下巴有點短,不過他上鏡頭會把下巴往前挺出來。

現在他在喝第二杯咖啡了。我喜歡他把報紙翻頁前先舔一下食指的樣子。他對孩子們很好,每次蠟筆掉了他都會撿,然後把他們的畫帶回去給媽咪看。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故事的主角不是我,是梅格,她和傑克是夫妻,這對模範爸媽有兩個完美的孩子,一男一女,金髮碧眼,比蜂蜜蛋糕更甜美可愛。梅格又懷孕了,知道這則消息讓我喜出望外,因為我也快有小寶寶了。


我把前額貼著玻璃,往人行道兩側左右張望,視線越過菜販、美髮沙龍和流行服飾店。梅格遲到了。通常這個時間她早就把露西和拉克倫送到小學和幼兒園,在轉角的咖啡店和朋友們聚會了。她們的媽媽團固定在每週五早上聚會,一群人圍坐在戶外桌前,嬰兒車並排放停在旁邊的空間,就像渡輪平台的載重牽引車上停放的車輛一樣。低脂牛奶卡布奇諾、印度奶茶,花草茶……

一台紅色巴士駛過,遮住了我的視線,害我看不見對面的巴恩斯葛林公園。巴士開走後,我看到梅格出現在遠處。她穿著一件伸縮牛仔褲和寬鬆毛衣,推著一台色彩鮮艷的三輪車。一定是拉克倫又堅持要騎三輪車去幼兒園,拖到梅格的時間。沿路上他可能還停下來看鴨子和運動課程班,還有那群打太極的老人,他們的動作慢到像逐格動畫裡的人偶。

從這個角度看不出來梅格懷孕了,只有在她轉側身的時候,肚皮才變得像顆籃球一樣圓滾滾的,而且一天比一天往下垂。上星期我聽見她抱怨腳踝腫脹和腰痠。我懂她的感受,因為在我身上增加的重量,已經把爬樓梯變成一種健身運動,而且我的膀胱變得只有核桃那麼大。

她左看右看後穿越教堂路,以嘴形向朋友們說抱歉,親她們的臉頰兩下,再逗逗她們的寶寶。人們總說每個寶寶都很可愛,這點我很懷疑。我偷瞥過那些躺在嬰兒車裡的生物,他們的眼睛凸出,頭髮少少的,像極了咕魯,不過還是找得到他們可愛的地方,畢竟他們全身上下都是新的,而且天真無邪。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推薦專文:我們的幸福不是理所當然/作家 諶淑婷

 

這本書從第一頁就讓人感覺渾身不對勁,在超市當整貨員的艾嘉莎對常客梅格生活細節瞭若指掌,從購物的內容、服裝的品牌、每天的行程作息、常去的咖啡店,她想像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梅格的世界」。讓人不安的是,艾嘉莎真的找到機會走入了梅格的世界,因為她們都懷有身孕,而且即將臨盆。

懷孕的女人是最沒戒心的,她們相信路人的友善微笑是因為自己正在孕育一個新生命,她們樂於接受陌生人讓座、協助提取重物,甚至是讓出正在排隊的位置。這種天真感來自於她們被腹中新生命的真善美所影響;但很快的,這股純真會轉化成恐懼,那是一種成為母親後注定無法擺脫的負面情緒,嬰兒脆弱的肉體、高需求照護,讓母親不得不日日夜夜如履薄冰,連夜裡都會自動轉醒擔心嬰兒呼吸終止;至於失蹤,更是每一位父母內心最深的恐懼,比起出生後夭折,更折磨人的是無法確認孩子是否會活在被凌虐、恐懼、飢餓的痛苦中。

一個精彩故事中的兩個主角,總有最相似與最相異之處。梅格與艾嘉莎生活狀況相差甚遠,一位是家庭美滿、小有名氣的親子部落客,注重外表、穿著時尚,還在上孕婦瑜珈。一位永遠是團體中的陪襯者,被男上司性騷擾的貨物上架員,就算顧客問她問題,也沒人會記得她的長相。

她們為什麼會願意花時間跟一個和自己沒有太多相似之處的人來往?除了外顯因素(懷孕),她們還被相同的命運牽引著—她們都為愛所苦,不是像青春少女那樣急著追尋一段轟轟烈烈至死不渝的愛,梅格想要的是相愛後的「證明」,她努力維持自己和伴侶昔日彼此相愛決定成家的美好表象,她要一個成功、富有、被喜愛、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的完美家庭與人生;她不要自己成為浪費時間批評婚姻與家庭的可笑女人,儘管這段婚姻關係已經脆弱得像被摔碎又重新黏合的花瓶般不堪一擊,但她就是得小心捧著不放。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懷著祕密

臉譜2019.02 她懷著祕密_立體封0116  
 

出版時間︰2019.01.25
作 者邁可‧洛勃森(Michael Robotham)

定 價︰40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   瑞秋


二十四小時之後,瑞秋查看了一下手錶。不知不覺中又六點半了。這一天究竟是怎麼過的?路克跟某個供應商有約,中午就出發去了牛津郡,實驗室就剩她一人。她前一次從螢幕上移開視線,是兩點的事情。

艾登會在家把晚餐做好,七點開飯,而她想趕上就得快點。她讓視線回到螢幕上,但上頭的字母與數字在她的眼前跳起了舞。她肯定是累了。螢幕怎麼看都是一片模糊,左眼正上方頭疼得緊。

她登出電腦,站起身來。房間在她周圍搖晃而扭曲,她感覺到痛又在扎著她。該還的債還是得還。她收拾好包包跟鑰匙,準備要去牽車。

她是最後一個離開大樓的人──唯一還在園區裡待著的,只剩下大門的警衛埃洛。車子曬了一整天,燙得像被烤過,她感覺一股隱隱的反胃。也許她不只是累,而是病了?她發動了車子,打開了空調。接著她一邊把車駛進幹道,一邊跟埃洛揮手再見。離七點還有十五分鐘。要是能沿著蜿蜒的鄉間小路開快一些,她只消七點十分便能返抵家門口。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療傷演算法》

療傷演算法書腰立體書    療傷演算法立體書    
 

出版時間︰2018.11.29
作 者凱絲.杭特(Cass Hunter)

定 價︰40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縝密精細的搶劫計畫

在主臥室的蕾絲窗簾後,朵麗最後一次在梳妝台的鏡子裡檢查自己的儀容。她完美無瑕的外表下,隱藏著許多種不同的情緒,全都被她努力控制,以便完成她必須做的事。外面街上,那輛無標示的警車裡坐著的警察,不可能像她看他們一樣清楚看到她,但她現在更需要甩掉他們,才能前往斯隆街。哈利的保險箱在那裡等著她。

她痛恨他們不斷侵門踏戶,痛恨他們自以為是地相信她在「脆弱狀態」中會有所失誤,而讓他們抓到把柄、毀掉哈利的名聲和信譽。但事實上,他們的出現導致的是完全相反的效果:雖然朵麗的內心已是槁木死灰,哈利的行動指示卻重新給予她動力。遵照著那些指示,她就能讓他繼續活在她心中。

朵麗充滿信心地踏上她的固定行程,前往聖約翰伍德路的蜜拉美髮沙龍。她瞟一眼後照鏡,確定了房子外面那輛沒有標示的警車仍然跟隨著她。她將賓士停在沙龍旁邊,沿路走去,此時她認出了安德魯斯警員,被兩個爭執著誰先看到免費停車位的女人夾在中間。

蜜拉的沙龍走精品路線,有一群忠實且闊氣的常客。店裡的風格舒適得「像走進另一個家」,朵麗很喜歡每兩週就來這裡好好享受一下。室內裝潢簡單而優雅,鑲了大鏡面的牆壁讓人不用回頭也能閒話家常。

蜜拉本人在花俏豔麗的外表下,是個精明幹練的生意人,朵麗十分樂意為她的服務付出高於行情的價碼。蜜拉知道怎樣用茶、咖啡、餅乾和美酒將先剪髮後吹乾的程序變成愉快的午間活動─她贏得了客人的忠誠度,也相應地對客人報以忠誠。

這一天,蜜拉一如往常地在門口迎接朵麗時,朵麗直接切入重點。

「妳可以幫我個忙嗎?」她將狗兒小狼遞過去,「幫我照顧牠一個小時。」

「您要染的頭髮怎麼辦呢,勞林斯太太?」蜜拉問。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要對勞林斯的寡婦全天候監視

喬治.瑞尼克警督矮短的身軀重重踏過警局的走廊,嘴裡叼著總是少不了的香菸,外套前襟敞開,破舊的帽子戴在腦後。瑞尼克脅下夾著一個厚重的檔案夾,經過主要警員辦公區時,他大把推開門,馬不停蹄地吼叫著發號施令。

 

「富勒,立刻來我辦公室,報告帶著。安德魯斯,給我弄點咖啡來!愛麗絲,我今天就要把那些鑑識報告拿回來!」瑞尼克根本沒有確切看到任何一個他吼叫的對象─但他知道他們就在那裡,而且知道他會得償所願。他抵達自己的辦公室,拿出鑰匙、打開門,進去之後一腳把門踢得關上,讓原本就已龜裂的玻璃震動顫抖。

 

瑞尼克拉出椅子,在他的「小鬼們」面前噗通坐下,把一個檔案夾裡的內容物攤放在整潔的桌面上。接著,他打開鑑識報告裡的一個信封,抽出一疊大幀的彩色照片,照片上是那場劫案的屍體,毀壞殘缺得令人驚恐,臉部燒毀且扭曲。最慘的一張拍到了哈利.勞林斯已成焦炭的遺骸,除了憑手上戴的錶之外,幾乎辨認不出是人體。

 

「她就不用幫他火化了,是不是呀?」瑞尼克說笑著,把照片攤在桌上。他靠回椅背時,注意到安德魯斯看起來震驚不已。富勒仍是平常那一副傲慢自大、不慌不忙的表情。富勒是個好警察,但是他身上就是有些什麼讓瑞尼克心生戒備,就連現在,他坐在那裡的樣子,都像是屁股下面放了塊烙鐵。至於安德魯斯,他就是個白癡。他正倚著一張桌子的桌角,因為他找不到椅子坐。霍克斯和利奇蒙他認識久了,他們都是善良、勤勞的警察,但沒什麼令人激奮的特質。自從停職處分結束、他回到工作崗位之後,上面就不太樂意應允他選用員警的要求,所以他得知足。

 

瑞尼克將椅子向前推,打開昨晚的報告速速掃視。他又點了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將煙霧吐向富勒。他用手敲敲那份報告,挑出一張勞林斯前臂和腕錶的放大照片。「富勒,你覺得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勞林斯這檔事上了。對嗎?你是這樣想的嗎?」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先生死了   

這一群警察在朵麗.勞林斯的房子裡已經待了快兩天,進行地毯式搜索,每一吋都不放過。他們甚至剝掉嬰兒房裡的小床的床單,用小刀割開迷你床墊。他們還把我們想成禽獸呢,她一面忍住淚水一面暗想。這個屬於他們早夭孩子的嬰兒房,原本保持得完完整整、聖潔無瑕,紀念她和哈利失去的小兒子,現在卻被玷污得髒兮兮。她感覺像是又再一次失去了她的寶貝,但儘管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使她受傷甚深,她並沒有顯露出來。

 

警察搜完屋內以後,就往外頭去,把每樣東西都弄得天翻地覆。花園被挖開,花盆被倒空,泥土也被仔細篩濾過,但他們還是一無所獲,連一張乾洗收據都沒有。

 

客廳裡,哈利書桌的抽屜全都被倒在地上,每封信、每幀相框也都被人拆開。朵麗旁觀著他們糟蹋她美麗的房子。她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全身因怒意而緊繃。她知道他們什麼都不會找到。哈利太聰明了,警察不是他的對手。安德魯斯警員坐在她上下顛倒的沙發,拆解一個他從壁爐上拿走的相框,朵麗見狀不禁爆發了。

 

「別碰那東西,你這混蛋!」她伸手去抓。

 

安德魯斯看向站在一旁、正讀著朵麗私人信件的富勒。朵麗也轉向他。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寡婦》

寡婦_立體書封  
 

出版時間︰2018.11.29
作 者琳達‧拉普蘭提
 Lynda La Plante
定 價︰42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停屍間日誌》
 臉譜12月_停屍間日誌_立體書封452KB (1031)  

出版時間︰2018.11.27
作 者派翠西亞.康薇爾(Patricia Cornwell)

定 價︰380元

以法醫為名,以懸疑為姓;
一個熟悉屍體語言的死亡翻譯人,一本窮究事件真相的犯罪偵查日誌。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十二章─牧兒


週五早上到學校的時候,停車場停了一輛警車,搞得很多人緊急剎車,好維持學區內的三十公里速限。不少人假裝清理副駕駛座的洋芋片包裝和刮刮樂彩券,再若無其事把加油站的塑膠袋丟進垃圾桶,裝得好像裡面沒有大麻。停好車後,我假裝檢查手機簡訊,一面用腳跟把幾個空啤酒罐踢到駕駛座下。

莎拉在走廊跟我碰面,劈頭就說,「搞什麼鬼?」

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其實沒看到警察,但一半的學生都藉故晃過校長室的大面玻璃窗,往內偷瞄有沒有人戴著手銬。校長秘書瞧見我,揮揮手要我進去。我的心猛然跳到喉頭,眼睛搞不好都凸出來了。

「凱倫,怎麼了?」我盡力忽略莎拉在窗外比手畫腳叫我快逃。校長秘書是我們教會的教友,所以我可以叫她的名字。我承認,一開始我想動用這層關係,假如我對她好,也許她會讓我躲在桌子下,免得警察進來逼問我昨晚在哪兒做什麼。答案:我在莎拉家,喝得頗醉。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章─亞莉

 

偶爾有那麼一秒,我會忘記,但下場總是好疼。

 

這種痛有別於常年掛在心頭的重擔。垂掛用的麻線深埋在我心底,隱沒在大動脈之中。血液汩汩流過心室的繩索,捲走微小的纖維,運到全身,直到我整個人只剩痛苦,別無他物。

 

但有時繩索擺盪的角度剛好,在重擔懸空的一瞬間,我完全感覺不到。繩索放鬆,物理法則帶給我一秒的喘息時間,我可以嬉鬧、微笑,感受其他的情緒。但同一條法則總會反撲,當繩索盪回來,我的心會猛烈揪緊,提醒我居然忘了。

 

安娜曾告訴我,有一天我會了解男生。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雌性物種》

臉譜11月_雌性物種 書封 3D-new
  
 

出版時間︰2018.10.30
作 者敏蒂‧麥金尼斯
Mindy McGinnis
定 價︰350元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同物種的雄性更殘忍致命,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才剛跨越小溪,懸岩便已矗立在四個女孩的前方,就在一片草坡的另一頭。米蘭達是頭一個看到的。「不,不對,伊迪絲!別低頭看妳的靴子啦!看前頭,上面,往天空看。」

高聳入天的岩頂氣勢磅礡,四個女孩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就連伊迪絲也給震懾到了。眼前的奇景彷彿是上天和蘋園女校校長特意安排的,它襯著藍天發出奪目的光,供她們盡情觀賞。在這陡峭的南方岩壁上,金色的陽光和深紫的暗影交織,展現出一片片垂直岩面上風格各異的畫面:有些岩塊平滑如同巨碩的墓碑,有些則是於遠古時代經過風與水、冰與火的鐫刻,而呈現出奇詭的皺褶。巨大的岩塊原本是從地底熱火騰騰的深處噴發而出的,如今則是沉穩地隱身於林間暗影,冷卻下來,變得圓潤。

面對大自然如此巨大的變動,人類的眼睛是遠遠不足以應付的。有誰知道這四對凝神定看懸岩的眼睛,究竟能在這層層吐露的奇妙中,看出多少玄奧呢?而她們所選擇的,所記錄在腦中的又有多少?主構圖是垂直的岩面,而這個地質構造便是下禮拜一要交的報告的主角,然而瑪麗昂.奎德是否也記下了穿梭於其上的水平岩架呢?

伊迪絲是否注意到了踩在她馬靴底下那成千上百如同星星般的脆弱花朵?娥瑪瞥見一隻鸚鵡翅膀上的一抹深紅,誤以為那是林間葉片上的一點星火。米蘭達穿梭於蕨類之間,快活地隨興前行,她歪著頭遠觀那閃耀的山頭時,是否意識到她已經不再是個瞪著假日景觀傻看的遊客了?

就這樣,她們成一列縱隊,靜靜走向矮坡,每個人都深鎖在自己的視界裡頭,對遠古前大地於此間發出的震顫與變動毫無所覺,也感覺不到空中千百種細微的喀咯聲、拍動聲、以及只有懸掛在濕黏洞窟中的聰明小蝙蝠才知道的各種細微騷動的氣流。

她們全都沒有看到或聽到,有條蛇正拖著牠銅色的蜷曲軀體盤到前方那塊石頭上,也沒發現蜘蛛、蛆和潮蟲起了恐慌,正大批遷離腐爛的樹葉和樹皮。懸岩的這一頭並沒有小徑可通,而且就算以前曾經有過,應該也是早就湮沒於蔓草之中了。此處已經久無動物的足跡,只除了偶而會有一隻野兔或者沙袋鼠穿越這乾旱之地。

率先打破寂靜的是瑪麗昂。「這成群豎起的巖尖……它們恐怕有一百萬年的歷史了吧。」

「一百萬。噁,好恐怖!」伊迪絲驚叫道。「米蘭達?妳聽到了沒?」對十四歲的孩子來說,一百萬年簡直就是駭人聽聞。米蘭達此時已沉浸於平靜無言的歡愉之中,她只是安靜地朝她一笑。然而伊迪絲不肯做罷。「米蘭達!這話不是真的,對吧?」

「我爸以前開採礦場的時候,賺到過一百萬──在巴西,」娥瑪說。「他幫我媽媽買了一只紅寶石鑽戒。」

「錢又不一樣了,」伊迪絲這話頗有道理。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亦絢 導讀]#雙重失蹤案與女校大崩潰】

  
#你想要在室外失蹤,還是室內?
#你想要消失在大自然中,還是......在一所女子寄宿學校中?
  
這兩個奇怪的問題,可以讓我們每個人,考考自己,覺得哪裡較為安全,也可以說,拋出了足以令推理小說繁生「失蹤一百想」的黃金問題——這,正是《懸崖上的野餐》深處,漂亮、清晰的結構。
  
瓊恩.林西的這部作品,之所以能夠成為眾多文藝創作者的取火之地,絕非偶然——它真的驚人好看,而且,毫不費力地就能撥動各種名為靈感的弦——瓊拜雅唱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花兒哪裡去了)在之後不斷在我腦海中迴響,此歌曲中「花先少女而死,少女又先少男而死」的連作,在讀過《懸崖上的野餐》後,突然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意——如果男人會因士兵的作戰角色而亡,少女則會因進入「女人」的角色而喪——那麼,這不只是一首反戰的歌,歌詞還無意識地,唱出了人們對傳統性別角色二分中,「死有性別先後」的悲悼——《懸崖上的野餐》中,消失了不只一個少女,究竟少女哪裡去了呢?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