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卜洛克專區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到這次的書名,精通英文的卜洛克書迷,不曉得有沒有犯嘀咕,Resume Speed被譯為《搭下一班巴士離開》,感覺跟原文有些偏,儘管距離書中瀰漫的無奈與宿命氣氛,雖不中,倒不能算太遠。

Resume Speed這個號誌,在美國也不算常見,一般是在進入高速公路主幹道前,必須要加快到法定速限的提示。在台灣,對應的號誌應該是「依限加速」,只是一推敲,不禁又遲疑起來。Resume有重回、恢復的意思,「依限加速」卻是油門給它催落,先把速度提上去再說,瞻前不顧後,餘韻頓失。

或者,直接從英文轉成中文呢?要顧全書名的簡練與涵蓋性,Resume Speed,也一度考慮譯成《恢復常速》。Speed,不只是速度,更是高速公路上的正常速度,暗示著書中主人翁比爾,終究還是要回到他的軌道上。

《恢復常速》最後忍痛捨棄的原因,還是因為這種譯法,動用了自行組成的語彙 ─ 「常速」,在中文少見先例,有點不明所以。書名貴在明白曉暢,這種要轉幾個念頭,可能還似懂非懂的書名,力道難免消失在茫茫腦海中,考慮再三,雖有破梗之嫌,還是擇定了現在的書名 ─ 《搭下一班巴士離開》。

我們也跟卜洛克討論過書名,他是這樣回信的: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三,他第一次在卡蓮妮家裡過夜。她每次都問要不要開車送他回家,絕大多數他都選擇散步,但有的時候因為天氣、有的時候他身體真的乏了,他會請她送一下。這一次,卡蓮妮提醒他,既然他明早沒有要去哪裡,為什麼不留下來?他說,他也這麼想。

他聽到鬧鐘在響,決定再睡幾分鐘。等他第二次醒來,已經十點了,廚房餐桌上有張紙條,壺裡有新煮好的咖啡,早餐請自理。

但他只想喝咖啡,還喝了兩杯,坐在廚房餐桌前,既覺得待在家裡,又覺得置身異地。他想像自己穿過房間,打開五斗櫃,察看了一下衣物。但他其實並沒有離開廚房。他清空咖啡壺,把零件拆開來洗乾淨,把自己的杯子也洗了。

他步行回家。半路改變心意,朝圖書館走去。距離不算近,所以她總是開車上班。在路上,他決定現在是該更進一步的時候了,在蒙大拿申請一張駕照。他在這裡有份好工作、有一個女朋友,可以考慮給自己買部車了。

見到他走進圖書館,她頓時容光煥發;而他喜歡他出現所引起的某種反應。她很快的收斂起驚喜,稱呼他湯普森先生。他經過櫃臺,她壓低聲音,跟他說,他睡得太甜了,實在不忍心叫醒他。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搭下一班巴士離開》


臉譜11月_搭下一班巴士離開_立體書封+書腰(1017)    


出版時間︰
2016.10.27
作 者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字卡_影片前導  

2013年底為了「馬修.史卡德系列珍藏紀念版」套書出版以及勞倫斯.卜洛克於2014年3月的第三度訪台,臉譜邀請了幾位喜愛卜老的作家聊聊心中的史卡德。

何時開始接觸卜洛克的作品? 第一本是…/閱讀史卡德系列的感受,魅力何在?/史卡德系列中,除了故事主人翁外,還有哪個人物令你印象深刻?/推薦新朋友閱讀的第一本卜洛克的作品會是?/若有機會與卜洛克共同創作一個故事,會是什麼樣的故事/如果史卡德(不是作者喔)有機會來台灣,你想帶他去哪個地方走走?/最喜歡史卡德系列中的摘句是?……

您可以透過這些QA,藉由作家們獨特的觀點,有趣的設想,重新再回味或是首次體驗馬修.史卡德的不凡魅力~

猶記得因為作家們對史卡德的熟悉與喜愛,拍攝的過程每每都是侃侃而談欲罷不能,想起當時在鏡頭後方的訪談,現場傳遞出的溫馨能量似乎又再度燃起,也對這幾位同意受邀的先進有著滿懷的感謝!!當然更不能錯過再次感謝傅月庵先生+楊雅棠先生跨刀,重新詮釋包裝的諸多協助。


隨著平裝版週期性的出版( http://goo.gl/WSrHEu ),17本史卡德也一一完成再度面市的任務,回顧這約莫兩年的時光,重新再瀏覽這幾支影片,心中仍充滿感動與感謝。謝謝喜愛卜洛克的讀者們,心中藏著史卡德這位情人的讀者們,再次與您分享向「馬修.史卡德」致敬影片~


~~~~~~~~~~~~~~~~~~~~~~~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不起第一回看到傑克.艾勒里是什麼時候,不過應該是我在布朗克斯住過的那幾年總沒錯。我們念同一所小學,我低他一屆,所以下課時偶爾會在教室外的走廊或者操場看到他,有時則在放學後瞧見他跟一夥人在打棍球或牆球。後來我們逐漸熟識到可以相互用對方的姓而非名字打招呼—這是小男生之間很奇怪的默契。如果當時有人問我對傑克.艾勒里有什麼感覺,我大概會說他還好,而且想來他對我的感覺應該也一樣。總之,我們當時的交情差不多就是那樣,所以能說的也僅止於此。

 

之後我父親的事業逐漸衰落,所以他就關了店,帶著我們遷徙他方,而我和傑克.艾勒里也就有整整二十年不見。再次見到他時,我覺得這人頗為眼熟,但卻想不起名字。我不知道當時他能否認出我來,因為其實他並沒有機會看見我。我是透過雙面鏡牆看著他的。

 

那是一九七○或者七一年的事了。當時的我已經做了好幾年警探,駐紮在格林威治村的第六分局,那時查爾斯街上的戰前建築還沒拆掉,舊分局便設在該處。但之後不久,上級把我們遷到西十街新蓋的樓房,然後就竄出一個頭腦靈光的傢伙買下我們的舊樓,把它改裝成合作公寓,還給建築取了個名字叫「警方」,想來是要對歷史致敬吧。

 

幾年後紐約警局大樓蓋成之後,中央大街老舊的警察總局基本上也是遭到同樣的命運。

 

不過我講的事是發生在查爾斯街舊分局的二樓,當時傑克.艾勒里是排成一列的五名白種男性之一,他們的年齡約莫是三十八、九,四十出頭,他排在四號。這五人身高介於五呎九與六呎一之間,清一色穿著牛仔褲以及開襟運動衫,他們就那麼排排站好,等著一名他們看不見的女人指認是誰拿了槍抵住她,要搶她收銀機裡的錢。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烈酒一滴


烈酒一滴_立+腰  

出版時間︰2015.12.01
作 者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38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醒來聞到咖啡香,到了廚房,伊蓮已經幫我倒了一杯,烤箱裡面有個英式鬆餅。電視機開著,正在播放的節目是《今天》,主播凱蒂.庫瑞克看著來賓侃侃而談他那本討論蘇丹所發生的種族滅絕事件,正試圖表現得開朗而得體。

 

伊蓮說。「那個可憐的笨蛋。他正在上全國電視網,他寫了一本主題嚴肅的書,可是所有人只會注意到他戴了頂假髮。」

 

「而且品質還不太好。」

 

「如果是頂好假髮,」她說,「我們就不會那麼輕易看穿了。而且你想想頭皮上黏著那塊死麝鼠似的玩意兒,在攝影棚的燈光下會有多熱。」

 

她喝了杯咖啡,但沒吃早餐。她正要去上瑜伽課,一星期去上兩天或三天,她覺得空著肚子去上課會更有用。她在八點十五分前出門,結果後來證明,真是幸好。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繁花將盡

繁花將盡_立+腰  


出版時間︰2015.10.01
作 者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40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美的夏日傍晚,七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賀蘭德夫婦在六點到六點半之間,來到了林肯中心。他們可能先在什麼地方碰頭—也許是在廣場的噴泉前,也許在大廳,誰知道—再一起上樓來。拜恩.賀蘭德是個律師,在帝國大廈,跟其他合夥人有幾間辦公室。他大概是直接從辦公室過來的,來這裡的人多半西裝革履,他並不需要換衣服。

 

他大約在五點多鐘離開辦公室。他們家在哥倫布與阿姆斯特丹之間的西七十四街,所以,他還有足夠的時間,去接他太太,再慢慢的走到林肯中心—也就半英里遠近吧,花不到十分鐘時間。我跟伊蓮也是這麼安步當車的散步過來。不過,我們倆的公寓在第九大道與五十七街的交叉口,比賀蘭德夫婦住的地方,總是要近一些。所以看來他們是叫計程車,或是搭公車到哥倫布來的,畢竟這段距離說近也不近,不像是他們走得動的。

 

反正,他們到了。時間還相當寬裕,可以在晚餐前,先喝上一杯。賀蘭德先生個頭不小,六呎二吋,五十二歲,下巴挺結實的,額頭很高。年輕時是運動選手,現在每天到中城的健身房報到,但是,中年發福的痕跡,終究沒法完全抹去。年輕時的他,好像老是吃不飽的樣子;現在的他,看起來富態穩重得多。賀蘭德先生一頭深色的頭髮,接近太陽穴附近,卻有些銀灰;眼睛是褐色的,一般人會覺得這種眼色的人,太過警覺猜忌,不過,這多半是因為他聽得多,說得少的緣故。

 

他太太的話也不多,長得很漂亮,雖然不再年輕了,但徐娘未老,風華正茂。及肩的頭髮是黑色的,幾縷紅色挑染,被她整整齊齊的往腦後梳好。她比賀蘭德先生小六歲,身高也差了好幾吋,不過,她腳底下的高跟鞋,彌補了不少差距。二十來歲跟她先生結婚之後,著實胖了好幾磅;幸好當時的她跟模特兒一般清瘦,稍微胖一些也不難看。

 

我想像著他們倆站在艾佛利.費雪廳,各拿一杯白酒,信手拈些點心的模樣,那畫面可說是栩栩如生。也許我們曾跟他們擦身而過,點點頭,微微一笑過也說不定,要不就是我見到了這麼亮麗的美女,所以多打量了她幾眼也不無可能。我們跟賀蘭德夫婦,還有上百位賓客,那天晚上都在場。難怪稍後我見到他們的照片,總覺得依稀相識。但是,說實在話,我那天到底有沒有見過這對夫婦,自己也沒有什麼把握。也有可能是我別的時候,在林肯中心或卡內基廳碰過,也不能排除在我家附近見過他們。我可能瞥過他們好多次,卻始終沒有正眼仔細瞧瞧他們,就跟那天晚上一樣。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死亡的渴望

史卡德15_死亡的渴望_立+腰  

出版時間︰2015.08.04
作 者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440元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想到會是由我來說這個故事。說真的,與其說這是我的故事,不如說這是米基的故事,他才是應該講這故事的人,但他不會說的。

 

當然這個故事裡還有其他人,每個故事也多少都屬於參與其中的人,但這個故事尤其關係到相當一些人,儘管沒有人比得上米基的分量,他們也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角度來講,個別的,或一起。

 

但他們更不可能開口了。

 

米基絕不會說的,這個最有資格的人。我從沒見過比他更會講故事的人,這個故事他當然會說來更活靈活現,但我知道這種事永遠不會發生,他永遠不會告訴任何人。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都死了

每個人都死了_立+腰  


出版時間︰2015.06.02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卓恩.懷菲德是一顆崛起中的明星。身為一名刑事辯護律師,過去幾年中,他接了許多引起爭議的案件,同時也累積了同等的媒體注意力。光是這個夏天,我就在電視上看過他三次,羅傑.愛樂斯的談話秀,邀他討論陪審團系統的觀念已過時且應予以更新的問題。他的立場是在民事訴訟可以試驗性實施,但刑事訴訟則否。然後他上了CNN的賴瑞.金現場扣應節目兩次,第一次是談洛杉磯的明星謀殺案,然後是討論死刑的優點。他明確反對死刑。最近的一

 

次,則是他和雷蒙.古魯留去參加理.羅斯的節目,嚴肅的談論律師名人話題。「硬漢雷蒙」提出許多歷史上的例子來談這個話題,了許多厄爾.羅傑斯和比爾.費龍以及克萊倫斯.達若的故事。

 

在雷蒙.古魯留的推薦下,我曾幫懷菲德做過一些工作,替他證一些證人和陪審團可能人選的背景,我還算喜歡他,希望能多跟他合作。現在打電話找我談公事有點太晚,不過偵探工作的性質,就是你隨時都可能接到電話。我不介意打擾,尤其這意味著有生意上門。到目前為止,這個夏天步調緩慢。當然不見得完全是壞事,伊蓮和我有機會利用週末長假去下玩了幾趟,只不過我開始有點閒得發慌了。徵兆就是我早上看報紙時,對本地的犯罪新聞特別著迷,渴望自己能參與辦案。

 

我拿起廚房的電話,「馬修.史卡德,」表明自己的身分,以防電話可能是由別人代撥的。

 

不過這通電話是他自己打的。「馬修,」他。「我是艾卓恩.懷菲德。希望沒有打擾你。」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向邪惡追索

向邪惡追索_立體+腰  


出版時間︰2015.04.02
作者︰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400


剃刀太痛,河流太溼,氰化物讓人變色,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必是在九點左右,老人站起來,用湯匙敲敲玻璃水杯的杯身。周圍的談話漸漸止息,等到完全安靜下來後,他又花了好一會兒環視整個房間。然後從剛剛敲過的水杯裡喝了一小口水,放回面前的桌上,兩手掌心向下,覆蓋住水杯的杯面。

 

他站著,瘦削的身子前傾,骨稜稜的鷹鉤鼻突出,白頭髮朝後梳得服服貼貼,淡藍色的眼珠透過厚厚的鏡片顯得更大。他在路易斯.希柏蘭心中那艘海盜船的船首刻下了鮮明的形象。幾隻典型的灰色大鳥在遠遠的地平線.翔,天長地久,直到永遠。

 

「各位先生,」他說,「各位朋友。」他停了下來,重新看看房間裡的四張桌子。「我的兄弟們。」他說。

 

他靜待回音繚繞,然後匆匆一笑,更顯氣氛之鄭重。「不過我們怎麼可能是兄弟?你們的年紀從二十二到三十三,而我無論怎麼算都已經八十五歲,你們最老的都可以喊我祖父了。但是今晚,你們加入我的行列,成為超越年齡、超越世紀的某種事物之一。我們也的確應該把這房間裡的人視為兄弟。」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長串的死者》

一長串的死者_立體+腰  

出版時間︰2015.02.04
作者︰
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400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當五月某個禮拜二約莫十一點十五分,我棲坐在巴尼嘉書店櫃台後頭的凳子上。我正在品味克里斯多弗史瑪特的長詩〈神的羔羊中有喜樂〉,一邊還撥了隻懶洋洋的眼睛看著一位腳踏涼鞋、身穿牛仔褲的窈窕美眉。她的卡其襯衫配備了那種捲起袖子後,可以幫忙固定住的連釦小布襟,而她的一只捲袖下頭則隱約露出了一小截刺青。

我看不出圖樣是什麼,因為露出來的不多,而且我也沒撥空去猜或者思想起,她的人體構造的哪個隱密部位也許還有別的刺青。我的注意力比較是集中在從她肩膀垂掛下來的大包包,以及那本她看得好生專心的法蘭克諾瑞斯的小說。

  而現在我則要開始審視我的貓,喬佛瑞,我唸到這一行,然後便把眼光掉轉到窗口,審視起我自己的貓,雷佛。窗台有那麼一方空間是晴天時太陽可以想辦法照到的,而那,就是牠的寶座─晴雨皆然。有時候牠會伸展自己的肢體一如貓族所做,有時候牠會無意識的動動爪子,因為老鼠出現在牠的夢裡。不過這會兒我看牠應該是啥都沒幹。

  在這同時,我的顧客已經從她的大包包掏出了手機。她把小說放下,手指開始忙碌起來。終於,她將手機放回袋子,然後閃著一臉的燦笑把法蘭克.諾瑞斯拿到櫃台。

  「這本書我四處找了好久,」她說,滿臉勝利模樣。「歷盡千辛萬苦,因為我不管書名還是作者都想不起來。」

  「難找這就有了解釋。」

  「可一當我看到這本書,」她說,一邊揮舞著該書。「我的腦子馬上喀個一響。」

  「喔。」

  「然後我就快快翻了一遍。的確是它沒錯。」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數湯匙的賊

數湯匙的賊_立體+腰  
出版時間︰2015.01.06
作者︰
勞倫斯•卜洛克
定 價︰400元



「在犯罪推理小說界,只有一個作家,最接近無可取代的大師約翰.麥唐諾
……他就是勞倫斯.卜洛克。」──史蒂芬.金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惡魔預知死亡

惡魔預知死亡_立體+腰  

出版時間︰2014.12.02
作 者
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
定 價︰40
0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導讀/唐諾

航向偶然的大海   

有一本書,我在上海、北京的各書店裡乃至於台北市賣大陸版圖書的地方一再看到,終究也買了,但就像殺手凱勒買下那本廉價西部小說一樣,吸引他的僅限於封面上觸景傷情那一排字罷了:「他騎了千哩路,去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我也是因為它的書名而買的,但對其內容的統計學討論始終提不起興致來看,因此,這本書只一直反覆跟我傳遞著同一個訊息,那就是封面上的四個大字,「馴服偶然」。   
偶然,一個無法預期、難以控制的超級麻煩東西。   

《馴服偶然》,的確是個好題目,卻只有很平庸的內容,這樣的書其實還算常見,年輕時你會很氣作者,有被人撩起希望卻又一腳踩空的受騙之感,但現在你知道了,也同情了,甚至一見書名就大概預知了這個結果。書寫者跟你一樣,都被同一個我們並沒能力解答的大哉問所誘引,也許他還比你勇氣可嘉些,他至少肯埋頭去打一場沒機會的仗,做不可能的夢,伸手向不可能觸及的天上星辰──題目好,因為問題是真的,甚至是迫切的,而且困擾著相當數量的人;至於內容平庸,則因為這個問題正好不容易有答案,或根本不會有答案,就人的認識限制而言。
  
像兩道平行向前延伸的線,人一面解答問題,又一面發現問題,而人類思維處境之所以艱難的原因之一,便在於我們發現問題(以及製造問題)的能力遠遠勝於我們解答問題的能力,像一場不公平的賽跑,我們的確是比前人知道更多事物真相,但同時我們卻也比他們更困惑更迷茫更不確定。我們更不自在,更不容易相信自己幸福,還更會身心失調暴發精神官能症甚至自殺一了百了,老一輩的人習慣極輕蔑的用脆弱、不知饜足、寵壞了等等理由來指責,這不盡然全部是真的,因為我們決開了更多生命的縫隙成為自己的陷阱,我們也堆積了更多解不開的問題沉沉壓住心頭。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