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群體觀念(群體是固有觀念的奴隸)

過去我在研究群體觀念對各國發展的影響時曾指出,每一種文明都是由少數且穩定的基本觀念結合而生的,而且這些觀念很少受到革新風波的波及。此外,我也提及了這些觀念是如何深入民心、影響這一過程有多麼困難,以及這些觀念得到實現會具有多麼強大的力量。最後總結出,歷史大動盪往往就是由於這些基本觀念發生變化造成的結果。

我們已經詳盡地論述了這些問題,因此我不想再多做贅述。下面我只想簡單談談群體是如何接受這些觀念以及這些觀念的表現形式。

這些觀念分為兩類。一類是由於一時的影響而偶然引起的短暫觀念,例如讓某個人或某種學著迷的觀念。另一類是基本觀念,環境因素、遺傳規律以及公眾輿論使這類觀念極具穩定性,像過去的宗教信仰以及今天的社會、民主思想一樣。

這些基本觀念如同河流中汩汩的水流,緩緩地追尋自己的方向。短暫的觀念像是變化莫測的浪花,不斷地在水面上方攪動,雖然與前行的水流相比顯得更為引人注目,但是卻無任何真實的作用。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紳士鞋的組成部分
一雙鞋的構造可拆解成近三十個組成部分,每個都有特殊的功能,例如:

前幫片(Vamp)
覆蓋鞋面的鞋帶片前方所有區域,也就是從大拇趾根部到小趾根部的步行活動範圍,是穿用時彎曲幅度最大的區域,如果平常疏於保養皮製的紳士鞋,這裡也是最容易出現裂痕的地方。即便是同款式、同尺寸的鞋子,前幫片的長度以及相對於地面的角度不同,鞋子的外觀也跟著大異其趣。

 

後腰片(Quarter0
覆蓋鞋帶片後方所有鞋面,尤其是大拇趾位置的後腰片,可從外側支撐讓人類直立行走的第一足弓(腳掌心部位的縱弓),完成的曲面立體結構將會大幅影響鞋子的舒適度。這塊區域雖然不太顯眼,卻可以從這裡一眼看出手工是否細膩。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群體共有的一般品質導致他們無法完成高水準的工作。涉及普遍利益的決定是由精英團體組成的議會做出的,但是來自不同行業的專家們並不比一群傻瓜所做出的決定更高明。因為,他們只能用每個普通人與生俱來的一般能力處理手頭的工作。群體中累加在一起的是愚蠢而非天生的智慧。如果我們把「整個世界」理解為群體,那麼根本不像人們常說的那樣「整個世界比伏爾泰更聰明」,確切說來應該是「伏爾泰比整個世界更聰明」。

如果群體中的個體僅把他們共有的一般品質集中在一起,那麼只會產生明顯的平庸,而非我們實際上想像的—會創造新的特點。那麼,那些新特點是如何形成的呢?這正是我們現在所要研究的重點。

不同的因素決定了群體獨有特性的表現,而且不受任何個體的支配。首先,僅從人數上考慮,當個體成為群體中一員時便獲得了一種不可戰勝的力量,這股力量使他聽任本能的支配。當他獨自一人時,他必將竭力壓制這種本能。因為,群體無名無姓,他難免會認為以群體之名遂無需承擔任何責任,一直以來約束著他的責任感便隨之全部消失。

第二個原因是,相互傳染的現象同樣影響群體特徵的表現以及發展方向。相互傳染是一種易於形成卻難以解釋的現象。

我們必須將其看作是催眠現象的一種,以下是一個簡要的解釋:在群體中,每種情緒與行為都具傳染性,這種傳染性可以使個體甘願為集體犧牲個人利益。這種能力與其本能相悖,如果不是成為群體中一員,他幾乎不會具備這種能力。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2-3

p4-5

p24-25

p66-67

p80-81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一般意義上來講,「群體」是指個體的聚集體,無論這些個體屬於哪個民族、從事什麼職業或性別,也不管出於什麼原因走到一起。但是從心理學角度看來,「群體」有著完全不同的含義。在某些既定條件下,且只能在這些條件下,聚集成群的人們會呈現一些新特點,這些新特點完全不同於群體中個體所具備的特點。

這群人的觀念與想法漸趨於一致,他們自覺的個性逐漸消失,形成群體心理。毫無疑問,這種群體心理是暫時的,但呈現出的特點是清晰、明確的。於是,這樣的個體聚合體成為一個組織化的群體——我姑且先如此稱之,因為沒有一個更好的說法;又或許心理群體這一名詞更為可取。它成了一個單獨的存在體,並受群體精神的統一支配。

很明顯地,僅僅由於一群人偶然發現他們彼此同處一地,並不能使他們獲得組織化群體的特點。從心理學角度看來,當一千個人偶然聚集在公共場所,沒有任何堅定的目標,他們根本不足以構成一個群體。要想具備組織化群體的特徵,某些前提條件必不可少,我們必須對其性質加以確定。

一個群體向組織化群體轉變的首要特徵是:自覺個性的消失以及觀點的明確轉變。因此,組織化群體並不總是需要一定數量的個體同時出現在某個地點。有時在某種強烈情感的作用下,數以千計的孤立個體也可能獲得心理學意義上的群體特徵,例如民族事件。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偶發事件就足以促成他們聚集起來展開行動,從而立刻獲得群體特有的特徵。有時,五六個人就可能構成一個心理學意義上的群體,而偶然聚集在一起的數百人卻算不上。此外,雖然不可能看到整個民族聚在一起,但在某些影響的作用下,它也會成為一個群體。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透過這個禪修,你可以練習用心感受你所吃的食物。找一段你不需要趕著做什麼事情的時間。準備一顆美味多汁的蘋果(或其他你喜愛的水果),並將蘋果切片。靜靜坐著一段時間,慢慢來不要急,讓心思專注在呼吸上,並且凝視著蘋果。用無我的心境看待這顆蘋果,也就是說,看見這顆蘋果中的陽光、泥土和水。將意識放在那些成就眼前這顆蘋果的萬事萬物。 

 

盡情地享受這個時刻,緩緩地將一片蘋果放到你的嘴裡,並且專注在過程中的每個細節:當你將蘋果拿近嘴巴時,是不是已經開始分泌唾液?這片蘋果聞起來的味道如何?用你的嘴巴、舌頭、嘴唇與牙齒,像平常一樣品嘗這片蘋果,也可以比平常更緩慢點。當你咀嚼的時候,注意蘋果香味與口感的變化。細細咀嚼,不要急。當你覺得充分咀嚼後,把蘋果吞下,並且注意那個「是時候吞下這口蘋果」的感受。感受吞嚥的過程,看看你是否會體會到蘋果滑落胃裡的感覺。 

 

在吃第二口之前,停頓一下並調節呼吸,再一次凝視蘋果。盡量不要在吞下第一口蘋果之前將手上的蘋果拿近口邊。用心注意吃蘋果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與細節,如此一來,你至少會用十五分鐘來享受一顆蘋果。如果你用一種正念、緩慢與享受的方式來吃這顆蘋果,你將不會再用過去吃蘋果的舊方法了。

 

當你能夠用正念享受一顆蘋果之後,你便可以嘗試用正念享受一整頓餐點:進食之前你凝視著食物,食用時仔細地咀嚼,不要著急,嘗試以一種很放鬆的方式吃飯。不時停頓並且調節呼吸,確認自己的飽適程度後,再開始進食。吃到什麼程度時,你會感到飽足卻不會飽脹?你是否可以在到達飽適程度時(或之前)就停止進食。或者,觀察你是否被習氣掌控著,讓你持續進食?如果是的話,察覺這個習氣,注意習氣是如何讓你繼續進食。用心感受當下的習氣,但不要抵抗——察覺它的存在就好。體驗這個習氣是如何在這個過程中流動,如何影響你的身體、思路與情緒。 

 

當你可以用這樣的方式進食,試著將這樣的方式推展到你所有的飲食活動。意識你每次的咀嚼與啜飲。就像一開始吃那顆蘋果一樣,深入地、完全地享受整個過程,並放慢節奏。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紳士鞋的奧義》

臉譜2月_紳士鞋的奧義_立體書封+書腰(0120)          
           

出版時間︰2017.02.16
作 者
飯野高廣(Takahiro Iino)

定 價︰320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殼機動隊Complete Box》

(內含攻殼機動隊1、攻殼機動隊2、攻殼機動隊1.5三書)

box_C_preview 書封         


出版時間︰
2017.03.28
作 者士郎正宗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制約迫使我們做出那些明知與自己福祉相違的事,當我們的習慣太過根深柢固無法輕易改變時,其實那正是我們練習不去對抗它的好時機。當改變的過程造成痛苦,你就該知道你已經過度苛求自己,而苛求並沒有產生效果。你也會看見,當你愈對抗,情況便愈糟。

對抗讓我們產生壓力,同時也讓我們更堅持去做那些我們不想要的行為。如果堅持用對抗習氣的方式,期待能帶來快樂,你就只會永不停歇地掙扎:更多內心的掙扎也會不斷產生,誘使我們離幸福愈來愈遠。


幸好,還有別的方法。除了感覺無助與不斷掙扎兩種選擇之外,我們可以透過正念來幫助自己消除習氣。我們可以用一種接納的心態與一顆清晰慈悲的心,來感受正在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外在因素誘發了這個你不想要的行為?又是什麼內在因素—思想或是情緒——讓你一直朝著不想要的方向前進?你在身體的什麼位置感受到習氣正拖拉著你,那又是怎樣的感覺?

現在你有什麼感覺?之後又會是什麼感覺?試圖尋找那些感覺之間的因果關係,讓自己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並且冷靜、清晰、寧靜地看待這些感受。正向的改變並不是來自於混淆、惱怒與衝突的心思,而是來自於正念。不斷滋養你心中正念的能量,那麼,那些原本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有一天你將能夠做得到。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血與詩——感受群眾,才能理解群眾,試讀《烏合之眾》

詹偉雄(文化評論人)

 

 

公元1789714日傍晚,巴黎暴民攻破了君權象徵的巴士底獄,典獄長德.勞奈(Bernard-René de Launay被活捉遊街,準備遞送到市政廳前處決,沿途,不少的民眾用隨身的武器戳刺他,在抵達目的地前,德.勞奈幾乎崩潰了,他掙扎著高喊:「夠了,讓我死吧!」也就是這一用力,他的腿踢中了一位圍觀者的小腹,這時群眾便開始鼓譟,要這位民眾立時殺了他。

勒龐的《烏合之眾》一書,引述了法國大革命史學家
應該是Hippolyte Taine的記述,是這麼描繪這幅殺戮場面:

「他是個失業廚師,無聊的好奇心使他來到巴士底獄,想看看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因為大家都這麼認為,他也認為這是一種愛國行為,甚至覺得自己應該得到一枚勳章,獎勵自己手刃惡魔。他拿著一把借來的刀對著裸露的脖子下手,但是刀有點鈍,怎麼都割不動,於是他從兜裡掏出一把黑柄小刀(作過廚師,應該對切肉很在行),成功完成了任務。」

facesfac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